戎芷。

墙头超多,三心二用,更文状态非常不稳定,文风和状态一样不稳定。有任何建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感谢每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竹马】小事一则。

标题倒过来说是一则小事也没有任何问题。


#竹马组,惯例有西皮倾向没有啪啪啪。

#梗:梗是真事,TVガイド2016年5月27日号二宮和也cover story,虽然说有心疼但是他就是这么个人,一路看过来作为粉(也只能作为粉)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嘛。这个时候就想,作为互相陪伴最久的竹马,即使是不会互相太过煽情的男孩子的友谊,也会互相担心和关照的。于是就开始了。这也注定了正文不会特别长。

#虽然文中看起来好像是爱拔体贴一点,但是竹马的互宠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况且咱们nino这不是特殊情况嘛!(

#强调一下,本文中两位粗粗的双箭头互指绝对不用怀疑。

 

 

《小事一则》


相叶雅纪在往常的乐屋前停了一下,里头传来阵阵打闹的笑声,他又走了两步,越过乐屋穿过走廊,来到另一端的安静的房间门前,这才站定,敲了敲门。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拉开门把手探出个头,就看见二宫和也就像一根面条似的瘫在沙发上,身上盖着的毛毯大部分都垂下来掉在地上。听见开门声对方也没变姿势,还是拿手腕遮着眼睛,另一只手搭在自己肚子上。相叶知道对方知道是他,但是还是想说一下,闪进房间里关好门,一边朝沙发走一边轻声打招呼:“啊nino,你在这里。”

 

二宫和也没理他,一声不吭。

 

相叶雅纪也不在意,弯腰捡起地上的大半截重新盖回那个人身上,然后老老实实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他打量四周,说是个房间,其实一点也不像休息室,角落里还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沙发这块也明显是刚匆忙收拾出的样子,或许连看起来柔软舒适的垫子都是刚从那边拿过来的。

 

但是相叶非常明白二宫为什么待在这里不去乐屋。与其把大家都知道的不舒服的事情表现出来让他们更在意,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待着。他家的竹马在这方面可是固执得可怕的存在。

 

他也完全理解。

 

看了一圈又放空了会儿,还是把关注点放回躺着的那位身上。相叶向长沙发的方向倾过身体,看着二宫“幸存”的尖尖下巴和不高兴似的嘴唇,以正常的音量问道:“二宫桑,你睡着了吗?”
 

对方终于有了动作,就着躺着的姿势仰起头看他一眼,又因为牵扯到太多肌肉疼得龇牙,刚想开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相叶看他那样有点想笑,凑过去轻声说:“很疼?”

 

“……当然啊。”

 

终于有回应了,闷声说话的人连语气里的疲惫都懒得修饰,也不知道是因为实在懒得多管还是知道对竹马隐藏毫无意义。相叶移开目光看着桌子上放着的水杯,里头只剩浅浅一口,在灯光下泛着小小一圈的波光。

 

“我看了你们的比赛哦。”

 

“……”

 

“坂本桑拿了MVP是吧?呀,真是宝刀未老啊。”

 

“……嗯。”

 

“当初和也君也拿到过MVP呢——”

 

“相叶桑!”二宫和也转个身往沙发更里面缩去,被压得皱巴巴的外套从毛毯下露出一个衣角。相叶就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了。

 

“喂,你是肌肉酸痛又不是感冒,不要让我自言自语啊。”

 

“……你想我回应你啥。相叶桑还记得我也是三十代的人了吗?”

 

“说是三十代,上次演唱会也没看你累成这样,果然是棒球比较心头好所以格外卖力啊。”

 

“演唱会之前有特训啊。棒球赛开始之前可没给时间让我特训一下。”

 

于是虽然懒洋洋,但是好歹是正经应和了。

 

“明明之前你也有工作吧?”

 

“是。”

 

“是恰好棒球赛那两天休假,结果就被安排出场了?”明知故问的装模作样继续之前的话题,问出口都觉得自己像杂志记者。

 

对方的回答却不跟上杂志一样东拉西扯,直截了当的回答:“你们四个都有推不开的工作,休息中的我当然得去。”

 

“嘛也挺好玩嘛,nino都好久没打棒球了。”

 

“你不也是。”

 

“所以我也想打棒球啊!”

 

对方就不吭声了。

 

半晌,沙发上躺着的人慢慢把身体又转回来,变成平躺着看着天花板的姿势,之前放在眼睛上的手也拿了下来,两只手乖乖搭在肚子上。

 

“那你在下个休假打不就好。”

 

“我知道啦,但是如果不是棒球队的大家都有空的话打起来也没意思啊。”

 

“……”二宫和也听得出他的其他意思,也不乐意给出正面回复,心里有点忿忿的,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现在一活动就酸痛的肌肉们,还是边上沙发上坐着的家伙。

 

“nino。”

 

“嗯?”

 

“待会儿录完节目一起去吃饭吗?我下午没有安排了!”

 

“吃饭应该没问题,但是我下午还有杂志的拍摄。”

 

……杂志的拍摄?你现在这样能凹出什么造型啦。相叶雅纪张着嘴想吐槽,也只是想想,他能忍着疼痛凹出的造型多了去了,也不是这一次。但是也不是这一次对已经理解接受和共鸣的敬业略微不满。他想说,不要勉强自己,又觉得说了对方现在应着下午肯定又是咬咬牙过去了,干脆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

 

二宫和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各有各的坚持。兀自合上眼计算着还能休息多久。

 

好像过了很久,有人出声了。

 

“呐我说nino,”被喊到的人抬头看他,他也不回视,只像过去很多次那样笃定的说,“下次再一起去打棒球吧。”



FIN.

 
标签: 竹马 相二 A&N X2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1)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