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墙头超多,三心二用,更文状态非常不稳定,文风和状态一样不稳定。有任何建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感谢每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末子】美しきもの

《美しきもの》

 

#末子组,有西皮倾向没有啪啪啪。

#梗:犬神nino捡到了落单的小狐妖J并且把他带大了。硬生生把小包子宠成了大爷。

#大概是甜甜的日常,不知道会不会写成系列。

 

 


立春后的第一场雨落下来的时候,这方远离人类城镇,仅仅稀稀拉拉点缀几个村落的大山也热闹了起来。雨点砸在逐渐抽芽发枝春树的树叶上,顺着叶脉滑下浸润土地。间或传来一两声野兽的长啸声,被温和的春风吹去了令人恐惧的部分。

 

二宫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树下小小缩成一团的狐妖的。

 

还根本没有狐妖力量强大性格张扬浪里白条的样子,穿着白色的狩衣,从接缝处可以看到紫色的单衣。就像个长着狐狸尾巴和耳朵的软乎乎的包子,被人放在了参天大树下,在凌乱纷杂的雨声里,皱着浓浓的眉毛沉睡着。

 

“诶。”二宫和也站在原地犹疑了一下,身为犬神他原本不属于任何地方,一年前来到这座山林被特别的感觉牵绊住暂住下来,也对这一带的历史无甚了解。但是即使是他也知道——不管是不是从喜欢八卦的麻雀精那儿听来的——这座山林的狐妖,早在几十年前就销声匿迹了。

 

这是哪来的孤零零的小狐妖?

 

犬神大人的目光移到那张被雨淋湿透圆圆的脸,闭紧的眼睑微微颤抖着,好似梦境深处仍然觉得不安似的。

 

犬神心里忽然就一咯噔,然后因为怕麻烦构筑在本来就薄的小心思就灰飞烟灭了。

 

“总不能为了实验狐妖会不会因为感冒死掉而晾着他不管。”原本即使在大雨里依然一身干干爽爽的犬神二宫一边走到树下一边慢慢捞起自己的宽袖,毫不介意的附身把一身雨的白包子抱了起来,“醒来后不要闹就好了。”

 

犬神抱着孩子走了几步,忽然消失在雨帘里。只有最初那颗巨大的樟树,仍然缄默的站立在那儿,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松本润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从一个潮湿冰冷的地方,到了一个柔软安稳的衣服堆里,还有奇怪的轻微的犬类的味道,接着是好闻的熏香味,和明显的暖烘烘的被窝感。怎么回事?梦中梦?他烦躁的抖抖耳朵睁开眼,看到的不是睡下之前的香樟树树干,而是蚕丝绸缎的织物一角。

 

小狐妖第一反应是惊讶的瞪大眼睛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湿透的白狩衣不知何时被谁脱下,只穿着干燥的紫色里衣。……或许暂时没有危险?仍在被子覆盖下的部分太暖和,要抽出身恐怕还需要一点勇气。他保持愕然的表情向周围警惕的巡视过去,右方金色镂空莲花花苞形状的香炉兢兢业业的工作着,视线里黄色漆木的房间再往左边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装饰物了,抬头才看见房梁亦是简单的式样,和现在盖在自己身上的织物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正出神,身后忽然传来一把慵懒得不像话,一字一字却格外清脆明了的声音:“啊,你醒了。”

 

转头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脖颈传来咔擦的声音,松本润也顾不上其他,连尾巴上的毛都炸起来,一整个跳出了被窝,对完全没察觉到存在的对方怒目以视。

 

声音的主人一手撑着脑袋侧躺看着他,长着一张非常符合声音的格外年轻的脸,以人类的标准或许得叫做清秀好看,不似人类的琥珀色的眼睛即使逆着光也亮晶晶的,一眨不眨的看着这边。对方似乎也有点被他过大的反应吓到,淡淡一团的眉毛八字挑着。

 

不是人类?小狐妖眯起眼仔细一看,才知道之前闻到的犬类的味道是哪来的了。

 

他皱起眉头,也不畏惧,瞪大眼睛直视过去:“你是犬神?犬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面对刚醒来就连珠炮似的提问的犬神在内心里巨大的叹口气,就知道这孩子绝对不会不闹腾,看看那浓颜的长相就知道不好糊弄……一番迅速的思考,二宫和也也坐起身来,两条腿随意的曲起交叉在面前,顺势把两个胳膊肘都放上膝盖,又是一个舒舒服服的姿势,不疾不徐的逐条解释起来。

 

“啊是,我是犬神。其实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我倒比较好奇为什么会有狐妖突然出现呢……”

 

“这座山本来就是我们的!”小狐妖突然愤怒的打断犬神的平铺直叙,眼睛瞪得圆圆的,语气理所当然,“是我们狐妖一族在管的!”

 

“诶?但是,”二宫和也似乎被对方陡然增大的音量吓了一跳,他眨眨眼,变换了一下腿的位置,“我到这里的一年都没有听过你们的存在啊。还是族群?”

 

“那是因为……”幼兽眼里的光微微暗了一些,他突然低头不去看犬神的眼睛,尚且窄平的肩膀沮丧的垮着(二宫和也甚至有空分神考虑了一下这孩子将来长大了溜肩的可能性),软糯的声音半晌传了过来,“那是因为他们都不在了啊。”

 

“…………………不在了?”注视着小狐妖,二宫的动作顿时僵住了,他原本只匀出了一半注意力的脑子现在完全集中考虑在这个字眼上,他小心翼翼的遣词造句试探道,“是都被谁杀死了吗?”

 

“不是。”

 

二宫完全没有因为这个否认舒了口气,他安静的等着幼兽抬起头看向他慢慢的说:“是都消失了。就在两年前,他们全部消失了,只留下我在这里。”

 

“那你这两年来,是都在寻找他们?”

 

“是的。”

 

“……原来如此,那你为什么不知道我来了呢?”

 

“你不也不知道我在吗?”

 

二宫和也一时无语和理直气壮的狐妖对视着,对方符合年龄的幼稚表情在那张红润的包子一样的脸上显得特别可爱,最初树下看到的可怜兮兮的幼兽模样的孩子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于是他忽然就散失了继续捉弄的兴趣,也不觉得顺着一般情况就这么安慰很合适,思维在斩断了两个通常反应后,操作着他的嘴巴脱口而出:“那你先和我住在这里吧,我会帮你找到你的族群的。”

 

大概安静了有两分钟,都只有窗外的雨声在房内回响。话语说出口内心就一咯噔被弹幕轰炸至空白的犬神,和注视着那双闪着温润光芒的茶色眼珠忽然不合时宜扑通扑通的狐妖。二宫似乎觉得再这么放任耳朵红下去他就要成为赤犬了,急忙高声补充:“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现在出去也——”

 

“——也不是不可以。”狐妖先是迅速出声打断他(根本没必要)的后续话语,在尴尬气氛下瑟缩了一下,心跳已经恢复到正常律动,小声说,“和你住在这里,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你愿意提供帮助,我当然会谢谢你。”

 

“……啊。”二宫和也点点头,目光往窗外还在下的雨景偷瞄了一下才合上嘴巴,“那,这个房间给你?”他丢掉怀里抱着的枕头站起来,示意小狐妖再看看合不合适,“我的房间在你隔壁,如果有闲时间我会来找你一起去打听线索的。不要看我这样,我也有自己很忙的事情哦。”

 

忙着干什么?狐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问出口,分明还没熟悉到那个地步呢。

 

“我走啦。”犬神双手拢进了袖子,不疾不徐的往门口走。小狐妖看着那个有点猫背的背影,刚清醒时那种暖洋洋的感觉不知为何又回到了脑海里……都还不知道名字,眼看着对方即将伸出手去拉门,他忍不住出声问道:“那你,”被喊到的人回过头看他,无辜的茶色眸子湿润得和犬类一模一样,小狐妖不知为何就又扑通扑通忍不住声音也大了些,“里叫撒啊!”

 

这个气势十足的螺丝让对方当场眼睛一弯两条眉毛往下撇,分明是低头忍了两下还是没忍住,从捂嘴小声笑直接变成抱着膝盖往后一滚大声笑了起来。绕梁三日的笑声里,羞红了脸的小狐妖抄起一边的枕头和对方打闹成一团。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犬神反手去抓那个压着他的背已经忘记了初衷纯粹打闹得很开心的小家伙,一边努力喘匀气一边忍着笑,音调高得像黄色的大章鱼,“你不是问我名字吗?”终于,他抓着那个无法无天的小狐妖的手把他拉下来和自己躺在一起,“你刚才问我叫啥,我叫二宫和也。”

 

“……哦。”小狐妖仰躺着呼哧呼哧一会儿,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对方现在坦率的报出的名字,半晌才慢吞吞的说,“我是松本润。”

 

这么一闹腾再交换了名字之后,好像房间里之前的微妙气氛都跑了个一干二净,松本润看向窗外露出的灰蒙蒙的天空,愉快的半出神想着,哪天一定要在这个窗子上挂个晴天娃娃。

 

“好的松本君,”犬神高高兴兴的爬了起来拍拍身上衣服的褶皱,低着头瞅了瞅四周乱得一塌糊涂的房间,又瞅了瞅回过神与他对视的松本润,丝毫没有做前辈(?)的气度的大手一挥,“既然这场战争是你挑起来的,那收拾残局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

 

“眼睛大也不能这么瞪我呀。”二宫和也无辜的眨眨眼,“润君自己的房间卫生当然要自己负责咯。”

 

或许他的润君和后面的话语中间毫无停顿,或许润君后面的理由比较重要,或许这个前辈根本就是吃定了他说不定是个兄控,总之松本润本来的不服气在那声润君被对方相当自然的喊出口时,就已经被说服了。

 

“我知道了。”跟着一起爬起来,“我会收拾好的。”

 

犬神fufu的笑了两声,转头拉开门出去了。

 

 


出乎松本润的预料,当了几年山大王的犬神大人竟然对料理别有一番拿手戏。

 

从到犬神宅之后的今天,难得多睡了几个小时起床,就闻到了浓郁的食物的香味。伴随着肚子的咕咕叫和满怀的好奇心,抖动着耳朵摇晃着尾巴来到厨房,刚看到二宫穿着一件单衣在案板前忙碌的背影,敏感的犬神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用尖尖细细的嗓音喊早安。

 

他乖乖的回了声早安,打算过去看看到底做了些啥 ,结果窗外一道羽翼的影子飞快的闪过,很快厨房侧门突然被砰的一声拉开,一个兴致超高有点嘶哑的声音响彻整个厨房。

 

“哇!nino在做什么呢!”

 

“相叶氏!”被吓了一跳以至于差点把刀甩出去的二宫和也对着来者怒目而视,后者回以“嘛嘛”的笑容就凑了过来,鸟类爪子状的腿在踏上木质地板之后立刻变成了人类双腿,赤着脚,从露出来的一小截上可以看到茂密的腿毛,二宫往边上挪了挪,“……上次就说过要来的话先问问我,不要不请自来。”

 

“但是我都闻到香味了,难得nino请客!我可不能错过!”

 

“我什么时候说过请客??”

 

“亲自下厨不就请客的意思吗。”在犬神挥舞菜刀之前,颇为了解对方燃点的相叶雅纪及时注意到一边看愣了的松本润并成功转移话题,“诶?你的小孩?”

 

“路上捡的。”二宫头也不抬,仔仔细细的切着自己的一把葱。

 

“nino,你不要随便养捡到的孩子啊!你们犬类不是最忌讳领地了吗!”

 

“走开,那是只狐妖。”

 

“诶真的?!天哪nino你不能偷狐妖族的小孩啊!!”

 

“谁偷了!!”

 

也就只有相叶雅纪能让二宫和也气成这个样子。

 

等到二宫和也发现他家吵吵闹闹的八哥精换了骚扰对象时,相叶雅纪已经和松本润玩了好一会儿了。不用多想也知道这家伙肯定就从“我是这个臭脾气犬神的竹马相叶雅纪你猜猜我本体是啥呀”扯到了其他谁也理解不了的地方……隔壁同属性的河童能不能理解有待商榷。二宫叹了口气,对上松本润略有些不知所措的视线,回了个“别理他他在八哥精里都算活泼向上的”安抚性眼神,端起最后两道菜走了过去。

 

“呐呐nino,你不带他出去玩玩吗?”相叶回过头看他,黑不溜秋的眼睛里神采飞扬,“相叶园什么的!小孩子绝对会喜欢哦!”

 

“笨蛋,他比我待在这座山的时间久多了。”二宫端着两盘满满的食物依然稳稳当当的坐下来摆好,叹了口气翻了个秋风扫落叶的白眼。

 

“……诶?”相叶愣了愣,偏头看向松本润,“可是我也很久都没听说过狐妖族有继承人——”

 

“好的相叶桑!到此截止!”二宫和也抄起一双筷子往即将把目前都还算和谐的气氛带向冷场的八哥精怀里一塞,“你还吃不吃啦不吃我要送客了你可不要耍赖。”

 

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的相叶连忙拿起筷子,目光就开始巡视桌上卖相动人的午餐:“我开动啦!”

 

松本润没有说话,接过二宫默不作声递给他的筷子就安安静静的夹菜吃饭,一时间餐桌上只剩下相叶是不是夸一句唔麦和碗筷敲击的清脆声响。就在相叶雅纪终于即将联想到现在微妙的气氛是因为自己多说了什么的时候,压根没吃多少(正常情况)的二宫和也开口了,他没有看向提问对象,只是轻描淡写的一问:“说到出去玩,我知道个地方说不定你会喜欢呢,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毫无疑问是在问他,狐妖从饭碗里抬起头,小脑瓜里千转百回一时不知道答不答应,某些时候非常机智的相叶已经先一步开始侧面宣传:“啊我知道nino在说哪了。的确有可能是松润会喜欢的地方呢!超级漂亮,就算是我和nino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对吧?”

 

二宫放下筷子双手抱怀,忍不住笑的揉了揉额头:“不说吓一跳的问题,松润是什么啦?”

 

“是松本润啊!有什么不好嘛松润多可爱……”

 

“相叶氏的审美毫无说服力。”

 

“什么话,你自己说松润是不是非常可爱!!”

 

“那是别人润君名字好听。”

 

“?!nino你怎么——”

 

“我去。”

 

即将斗起嘴来的两个成年神灵(和妖精)一起看向他,小狐妖压根不愿意承认对于那样子的同步率和和谐气氛微妙的有一点嫉妒和羡慕。他重复了一遍:“我想去你们说的地方看看。”

 

对面的两位对视一眼微微笑了,犬神拿起一根筷子敲了敲他的碗:“好,我下午带你去,你先吃完碗里的东西。”

 

吃完饭被身为东道主的二宫犬神威逼利诱洗了碗的八哥精相叶就急匆匆告辞了,到现在松本润才发现他多少对接下去可能要去的地方充满了期待和好奇,他可不乐意被那个心思超细腻的犬神发现,但是根本控制不住用眼神催促对方,下午到了,带我去吧。

 

完整接收到了眼神讯号的犬神不得不承认,未成年包子状的小狐妖杀伤力是很强的,只好放下手里研究了一半的牌换了身轻便的衣服,再翻出一身超华丽格外有外边那个叫松本润的小家伙风格的衣服递过去。

 

“这是啥?”他疑惑的接过来,被衣服上紫色的羽毛装饰和繁杂花纹完全吸引了视线。

 

啊,果然会喜欢呢。二宫悄无声息的自豪一下,思索当然的解释道:“出去玩可以穿新衣服哦。这个是之前让式神去给你做的,不知道合不合身,你去试试吧。”

 

“好!”抱着衣服小包子一溜烟就跑去了自己房间。留下一个面露慈兄目光的犬神。

 

非常合身,说是不愧是为松本润定做的也不为过。

 

超满意的送礼者就拉着收礼者一起出门了。

 

一路七绕八绕(当然少不了二宫没过多久就开始嫌麻烦的叹气,尽管后来根据相叶雅纪说他没直接走掉或者大声说不满出来就足够说明对松本润的迁就),走过好多个小桥,穿过好多个灌木丛,再一次陷入相似的密林里走了十多分钟松本润一瞬间怀疑对方是不是迷路了的时候,面前的路渐渐开阔起来,灿金色的阳光穿透叶的缝隙洒落一地光斑,二宫适时的侧身让开,一大片花田骤然映入眼帘。

 

一直紧紧拉着的手松开了,细密温暖的汗被风吹得有些干爽,“哇超厉害……”松本润的眼睛整个亮了,他看了看二宫,得到了微笑作为出去撒蹄子玩的允许后,身后的尾巴和头顶的耳朵都欢快的一动一动着,一声暴露本性鼻音重重的感叹过后蹦跳的冲进花田,很快和七彩的花朵融为一体。

 

犬神则在花田边上的草坡慢腾腾的坐了下来,目光一瞬不瞬的追逐着那个专注欣赏的小狐妖,内心小小的舒了口气,他喜欢就太好了。

 

明明你的信心也不是很足呀犬神大人。

 

等到狐妖把花田里每一种花都骚扰个遍的时候,太阳已经悠悠然的跑到了西边山的另一边,金黄色的余晖一鼓作气的洒满整个山坡,松本润闹够了回过头,看到的就是靠着不知哪里变出来的枕头半躺着困意满满的二宫和也,对方的眼睛眯着,长长的睫毛投下细密的影子,显得比醒着的时候年龄还更小。

 

松本润在花丛里站了好一会儿,这一瞬间里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空气里似有若无的对方的温暖味道,和他目光里的对方。

 

或许现实世界也就一个呼吸间,二宫醒了过来,他坐起身睡眼惺忪,依然第一个先看向小狐妖的方向,视线对上的时候松本润猛然回神,脖颈以上迅速的红了起来,并不乐意被对方注意到,而他头一次对谁起床神志不清如此庆幸,手舞足蹈的向那边跑去。

 

站定在二宫面前,比站着的他视角更低一些的犬神仰着脸看他,打了个哈欠问:“玩够了?”

 

松本润点点头,“嗯。”

 

“有趣吗?”

 

“还不赖!”

 

二宫忍不住笑出声,站起来拍拍自己屁股上的草十分自然的弯腰拉起狐妖的手:“那我们回去吧。”

 

松本润安静的跟着走上草坡走上小路,忽然大声宣布:“我决定了!”

 

“嗯?”

 

“我会给nino找到比这个地方更好看的地方!毕竟我可是来得比你早!一定不会输的!”

 

“诶竟然是比赛吗?不要啦,我根本不喜欢室外。话说谁叫你跟着那个傻八哥精喊我nino的——”

 

“——不管!我绝对会找到比你知道的更好看的地方的!肯定就在你没去过的某个角落!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

 

“不要啦——”

 

原路返回的路上,吵吵闹闹的两个人依然小手拉着小手,拉得紧紧的,踩着夕阳拌着嘴往犬神住的庙宇内境去。

 



月色如霜,窗檐下银色的铃铛显得愈发色彩冰冷,在夏日里忽然觉得有点冷的犬神打了个哆嗦,收回撑在地上的手就要抱在怀里,却突然被边上伸来的手抓住了,二宫一愣,偏头看过去,只看到不知何时来到了身边的小狐妖依然稚气但是面无表情的侧脸,于是他内心忽然也安静下来,乖乖收回视线跟着对方一起看着庭院。

 

风把乌云微微吹开了些,更明亮的月光倾泻而下。

 

“呐,我在我们族群,其实过得并不好。”

 

孩子的声音还带着一点软糯,内里的情感却似乎包涵几百年分量的委屈,二宫没接话,只是慢慢的回握了一下那只拉紧他的手。

 

“我是我父亲,这个狐妖族群的族长,和一个人类女子生下的孩子。和人类神话童话里说的完全不一样,我的族群坚信我就是狐妖的耻辱,如果不是我父亲即使谈不上多宠爱,也下过死命令的话,恐怕我根本活不到现在。”

 

二宫换了下重心方向,从懒洋洋的倚着右边廊柱变成靠向左边,看起来似乎离松本近了一些,狐妖也非常领情,干脆的直接靠了过去,毛茸茸的发顶蹭在犬神脸颊边。

 

“被欺负得最惨的时候我曾经想过长大后要变得比族长还强,这样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我并不恨我的人类母亲,就算她在生下我之后就离我而去,我也不恨父亲的漠不关心,或许他有身为族长的责任和顾忌,但是我恨他不承认我的存在。”

 

最后一句出口的时候,有微弱的哭腔被二宫捕捉到了,他心底狠狠的揪着痛了一下,有些慌张的侧头看向松本润,孩子把脑袋从他肩上撤离后是面朝他的方向,却是低着头的,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是不是真的流泪了,就在二宫失措的时候,狐妖抬起头了,豆大的泪珠从他眼框里滚出来,他看着二宫,好像无故遭遇久旱终于逢甘霖的委屈:“我明明已经活在他面前了,为什么他不能承认我的存在呢?”

 

二宫和也看进那双月色下显露出些微紫色光泽的狐妖眼睛,眉目温和,他伸出双手抚上对方脸颊,皮肤相接处热度互相交换着,犬神一字一顿的轻声说:“……别人我没法说,但是我看到你存在了哦。”

 

他抬高右手慢慢的把小狐妖刘海捞到耳后,又顺着线条拂下来回到脸颊位置。松本润只来得及在视觉里模糊的感觉褪去的一瞬间,看清二宫月色下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和耳边忽略所有风声鸟叫蝉鸣、清晰的“一个完完整整的,鲜活的松本润。”

 

是狐妖还是人类,又有什么干系呢?

 

狐妖那么多,人类也那么多。但是只有他是犬神二宫和也口中的松本润。

 

小小的狐妖伏在犬神的肩膀放声大哭。二宫和也一下一下拍着对方的头,安静的等待这一夜过去。黎明时分,夜色和其他东西,肯定会一起过去的。此刻抱在一起的两位都如此坚信着。

 

 

然后,就是二宫和也领着小松本润挨个介绍给了隔壁山的仓鼠精(面对松本大惊失色“这年头仓鼠都能成精啊。”的反应二宫表示很欣慰,难得有个人和他当初反应一样了)樱井翔和隔壁河(却老往海边跑)的河狸精大野智。

 

再然后,就是长大了的松本润领着猜拳输了的二宫和也找到另外三个人庆祝了一下本山林的两条肥水终于化分为一内销成功。


好风好雨好天气啊。

 



FIN


好像终于在断网之前赶上发了!!!

………………被校园网络嘲笑,昨晚上在我刚打出上面这行字的时候就弹出了断网提示,生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60)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