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墙头超多,三心二用,更文状态非常不稳定,文风和状态一样不稳定。有任何建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感谢每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三个火枪手】 无题

D太太香艳却拉灯在关键时的夜宵,Buckingham风骚的模样仿佛就在眼前。公爵和神父调情,应该说不论和谁调情都是老手啊。《三个火枪手》其实确实还挺好看的,起码不说剧情什么的场面和bgm都很美,还有繁琐华丽的衣物和建筑,即使公爵出场晚退场早,但是开花饱满的表演还是使人欲罢不能又心满意足。

我个人最喜欢关于声音的那部分描写……因为开花虽然声音称不上好听,但的确是该死的让人drunk on love
。不别跟我提他唱歌……

总之,谢谢D太太(在我威逼利诱下)的供粮!冰天雪地吃牢饭才尝到肉味就啥都没了哼。

按照约定,你写完了就意味着我要开始动笔兄弟肉了……我为什么还没学会影分身呢。

Dourl:

雷慎戳(づ ̄ 3 ̄)づ


阿拉米斯 × 白金汉


@戎芷。太太众多冷CP计划中的一篇,咩哈哈 


在痴汉开花道路上又一个里程碑式的拉郎。开学第一天居然如此勤奋吓得我都灰了起来。 


Luke演的阿拉米斯看起来超乖超正直,其实还是个情圣。


论如何色气满满地约P,肉渣有


写的匆忙,错字混乱逻辑多担待www


-----------------------------------------------------------------------


入夜之后,偌大宫殿深藏的无数隅陬中的一处,灼灼的烛火撕开欲盖弥彰的沉寂黑幕,撑开了半室光明。

 

阿拉米斯单膝跪在冰冷坚硬的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压下他的脖颈,安静地凝视着膝前一英尺远的羊毛地毯上精细的纹路,思索着赤足踩踏上去时它会如何柔软地塌陷,吸附上来者裸露的皮肤,再极尽缠绵之能事。

 

白日里他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厮杀,因杀戮而惬意舒展的四肢五骸渴望再一次的战斗——当然,不一定得刀光剑影,与情人一夜痴缠也会是缓和心中骚动的绝佳良药。现在他本该与他的两位好友,阿多斯和波尔多斯,坐在一间拥挤嘈杂的酒家里,举杯为又一次的胜利欢呼雀跃,直到喝得烂醉,摇摇晃晃走上街头。在某处道别后,他会预支出意识里残存的风度和优雅,敲响情人的家门……

 

但国王那来自英格兰的贵客搅乱了他预期的一切,他在家中被临时传召,现下正俯首跪在这位白金汉公爵下榻的寝宫里,听着蜡烛燃烧发出的微弱噼啪声,兼着一颗无法平静的心。

 

“你今天救了我,勇敢的火枪手,阿拉米斯。”一双高筒皮靴踩上了阿拉米斯心心念念的那块羊毛毯上,它们主人的声音在他的头顶上方慵懒地吐露,声线清越又不失自矜的傲慢。

 

“这是我应做的,My lord。”今天午后,国王邀远道而来的白金汉公爵一同出行,却遇上一场有备而来的刺杀。阿拉米斯和他的两位好友近来被征召为国王的临时近侍,恰好赶上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混战中,他打掉了一支瞄准白金汉的箭矢,使得这位权势滔天的宫廷大臣免于一些不必要的伤痛。

 

说实话,以他和白金汉积怨,他本该袖手旁观才是。但鬼使神差的,他却出了手。

 

“你理应得到奖赏。”白金汉的声音漫不经心,但阿拉米斯可以想象到他脸上此刻一定挂着轻佻的笑容。

 

阿拉米斯的面孔隐没在灰暗中,蹙起了眉头,言语间却不敢有僭越:“我的国王已经赐予了我丰厚的奖赏。”

 

“可我的那份也是你应得的。”白金汉附身凑近了那名迟迟不愿意同他对视的旧交,在他耳边轻声问道,“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阿拉米斯抬起头,看到了满脸戏谑的公爵大人,他棕色的眼眸因佯笑染上一层甜蜜的糖霜,橙黄的烛光打在他半侧的面颊上,给那本就姣好的面容镀上了层柔和不实的面纱。

 

他曾试图阻止自己去剖析这个夜晚的意义,然而在这时他终于感到了一丝恐惧。不因外部环境或是他面前的敌人,而是来自他自身的恐慌。

 

“不,”他突然觉得喉间无比干涩,声线变得比平日里更加沙哑,“我什么都不需要。”

 

显然公爵不愿意就这样放过为难对方的机会,他维持着两人间只有咫尺的距离,分外认真而确定地说:“可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你的渴求。”

 

“你在戏弄我。”阿拉米斯的身体难以克制地颤抖,英俊的面庞一同暴露了他此刻的隐忍和克制。他绝不是那种可以容忍羞辱的男人。

 

“我不是在戏弄你。”

 

白金汉无辜地歪了歪脑袋,左耳上的耳坠随之轻轻晃动,阿拉米斯的视线被那耳坠末端水滴状的白色宝石吸引,一同落入他眼中的,还有那透着光的单薄耳垂,以及大开领里衣慷慨展示出来的自下颌到胸膛下方的大片肌肤。

 

阿拉米斯的怒火瞬间被抚平,在他为他的失言道歉前,那高高在上的公爵抢先开口,以无比恳切真诚的声音缓缓解释道,“我在邀请你。”

 

这徒增暧昧的空气终于撕裂了多余的伪装,露出了饱含欲孽的内里。

 

阿拉米斯一把扣住眼前那颗漂亮高贵的头颅,不带丝毫温情地撞上那时刻带着若有似无嘲讽意味的薄唇,撬开那没有抵抗意思的唇齿,长驱直入去探索那唇中温热的舌头和脆弱的内壁。

 

同时他不禁在心底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声。他差点忘记面前这男人有着何等蛊惑众生的皮相,不仅助其攀上如今的高位,还独占了英王宠爱近十年之久。他的一切都有预谋,他把一切都掌握在鼓掌之间,并且他总会达到目的。

 

白金汉反手攻击了阿拉米斯全身最为脆弱的腹部,为拿回他的主导权。阿拉米斯硬生生挨了这下攻击,但这非但没有使他退让,反而加剧了他的侵占欲。

 

他们一边搏斗着争抢着,一边扯掉对方身上碍事的衣物。最终阿拉米斯成功地把白金汉压倒在了那条厚厚的羊毛毯上,挑了挑眉告知对方他赢了。

 

白金汉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他伸出一只手,食指指尖勾住阿拉米斯挂在脖子上的白银链,慢条斯理地抽动指尖的链子,把链上造型别致的十字架送到两人眼前。

 

“上帝会宽恕你今夜的行为吗?”白金汉醉心地看着指间的饰物,以满是困惑的口吻询问道。

 

“今夜过后,我还会是最虔诚的教徒。”阿拉米斯不为所动地夺回了他的十字架,同时把他的教义和操守丢得一干二净,眼下他只有一件迫不及待想达成的事,就是让这口蜜腹剑的公爵为他的无知和傲慢付出代价。

 

“那么,”白金汉以湿润的唇去舔舐对方手中的十字,继而含住那略带颤抖的指尖,“就央求我让今夜快点结束吧。”

 

夜晚深沉而私密,跳动的火光挣扎着逐渐溟灭,只留下一室粗重的喘息,和肉体碰撞厮磨的细微声响。

 

阿拉米斯的欲火前所未有地燃烧着,仿若要将他身体里的血液全部蒸干。他下手粗鲁而急躁,是他从未曾在温香软玉的情人们身上尝试过的,但他这次无须顾忌任何可能会随之而来的损伤,他要的只是发泄。不过白金汉是绝顶聪明的人,如他的行为让其有丝毫的不悦和厌倦,阿拉米斯毫不怀疑对方会以最不留情面的方式处置他。

 

纵使明白身下的人是个多么狠决的角色,阿拉米斯在被汹涌的情欲彻底奴役前沮丧地想,他都不想这个美妙的夜晚太早结束。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81)
  1. DourlDourl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kingD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