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墙头超多,三心二用,更文状态非常不稳定,文风和状态一样不稳定。有任何建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感谢每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Troy】特洛伊牧歌集。

注意:#Troy同人,Hector/Paris.近几章暂且兄弟亲情向。

           #一个系列,碎片化,长短不定。更新不定。入坑谨慎哦。Part1比较短,不影响本篇阅读,和以后短的放一起。


Part.2      承诺


Troy八岁的小王子Paris最近十分烦恼,因为年龄的增长,他的哥哥Hector也渐渐忙于学习课程和各类外交,老国王对他们俩都施以平等的宠爱,但对长兄则有更多的要求与责任。对于Paris来说,就好像从有记忆起就一直独占的哥哥,从某一时刻起,他不得不学会与他人分享,并且就目前看来,他的那一份还在不断减少。谁能保证将来这一份不会完全消失呢?想到会有那可怕一天的来临,本被所有人爱着而终日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小王子便忧心忡忡。


现在他独自走在花园里,拎着他的小木剑,又是一大早醒来就不见父王和兄长的踪影,不用问也知道又是操练军队的活动。翘了剑术课的Paris闷闷不乐的踩着一块又一块鹅卵石,树梢投下阳光斑驳直直落在他穿着蓝色布绳凉鞋的脚上,那一小片皮肤白得像奶酪,他盯着它出神。


忽然前边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Paris一惊,唯恐是剑术老师找了过来,拖着小木剑快步躲进路边一棵大树后边。声响停在路的尽头,他悄悄探出半个脑袋,看见他的侍女Maria,面容哀戚,动也不动的停在花坛前,望着那些开得姹紫嫣红的花朵。


不一会儿,一个侍卫形色匆匆的从她来的地方赶上来,张望了一下四周,着急的扳过背对他的姑娘:“Maria,你听我说。”


如果Paris知道得没错的话,现在除了王宫卫兵以外,侍卫们应该都在演练场。而侍女,要么收拾他的屋子,要么被剑术老师撵去满王宫找他。白费力气,Paris有点得意又满足的想,反正每次除了哥哥,没人能找到他。


一声呵斥拉回他的注意力。“我不听!”Maria的哀容丝毫不褪,她几乎忘记警惕般悲愤谴责,“你多少次跟我解释了?我又是多么相信你?”


“我明白你的痛苦,Maria.”侍卫紧紧抓住她的肩膀,“若说相思,我不会逊你分毫。然而时机尚未到,等我立下战功,国王陛下才会恩准我娶你,你要有耐心。”


“可是……”Maria低下头,姣好的面容上眼泪还没落下就被侍卫拭去。


“没有可是,Maria,我爱你。”年轻侍卫轻声说。


“我也爱你。”Maria平静下来,抬头与她的爱人接吻。


小王子在树后瞪大眼睛看完了这一切,直到侍卫离开,Maria留在花坛边平复情绪,他才悄悄走出来。


“你为什么要哭泣?”从小对女性便十分温柔体贴的小王子站在她身后小声问。


被吓一跳的侍女惊慌的转身,视线下移发现是小王子时,才松了一口气。她抚好裙子慢慢蹲下来,Paris顺从的走到她身前。Maria伸手摘下落在王子发梢的一片落叶,注视着Troy珍宝的双眼里羞赧得像藏了一弯水。


“因为我爱他。”她回答。


小王子看上去明白又不明白,他挑了下细细的眉,以恰恰不唐突又满足自己好奇心的语气开口:“我常常能从故事与诗歌里听到这个字眼,但现在我只看见你的泪水,爱有什么用吗?”


“不,不我的殿下。”侍女笑了,她意识到完全不必在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孩子面前因谈论爱而羞涩,也不用为是在于王子说话而胆怯,她可以言所欲言,“我哭泣是为了别离,为他不能长久的陪伴在我身边。”


Paris安静的听着,惊讶渐渐取代他脸上的疑惑。


“爱的作用是,”侍女寻遍脑海词汇,“类似于约定和誓言。有了它,就可以把你不愿与之分离的对象留下来。”当然,这只能说是留下一颗心或是送出一颗心,侍女想,但是殿下还小,不需要明白心相近身相远的意义。


Paris不知道她的心思,他有着自己的思考,看上去他似乎想到什么要紧事,急切的接着问:“那……吻呢?你们刚才的吻?”


Maria意外的笑了,她忽然有了点捉弄的想法高深莫测一本正经的回答:“吻啊,吻是一个仪式哦。经过这个仪式你们就是相爱的了。亲吻嘴唇与吻额礼、吻颊礼表达的长辈的祝福意愿不同呢。”


Paris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在侍女看不见的他的小脑袋里,一个主意在渐渐成型。


彼时直到以后,侍女Maria都不会知道她一个捉弄性质的答案,真正捉弄到了谁。



忙碌了一天的Troy大王子急匆匆走进他弟弟的寝宫,在他还幼时这儿是他与Paris共同的宫殿,他们在这儿四处冒险玩闹,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片地方。之后他的作息开始受到监督和固定,为了不影响Paris,他便搬到了隔壁寝宫去。这不妨碍他每日睡前都回这儿一趟。


Hector想赶在Paris睡之前向他道歉,并且催促他不要胡思乱想传说里的事情赶快睡觉,如果时机正好,他还得帮气急败坏来告状的剑术老师无伤大雅的训斥一下逃课的孩子。


条条框框列得清楚,真正走进卧室看见床上唯一弟弟毛茸茸的脑袋时就忘了个一干二净。


“Brother!”Paris已经记住了Hector的脚步声,撑起身朗声打了今日兄弟俩的第一个招呼。被睡得乱七八糟的卷发和黑亮的眼令他像一只太瘦的小熊,Hector哭笑不得的赶紧坐到他床边。


“我很抱歉,Paris,”他揉了揉那张水嫩嫩的脸,已经隐约有青年特有瘦削骨感的轮廓在昏黄灯光下温柔得不像个特洛伊勇士,“今天父王很早就带我去演练场了。”


“我猜到了。”Paris看上去不如之前生气,他轻声乖巧回答,却明显是一副藏着什么的样子。


这自然瞒不住最为了解他的兄长,Hector低头凑近些直视着Paris的双眼,等待他把想说的话说完。


小王子把还在被窝里的左手也拿出来,和右手一起轻轻触碰上Hector的脸颊。他在仔细端详从他出生起便对他负以无限关爱宠溺的哥哥,从眉骨到下巴,不含一丝杂念,单纯直接的仔仔细细。


深情骤然充斥双眼,Paris向哥哥说:“我爱你。”


Hector一愣,投入自我剧本的Paris已经按部就班的凑上来,柔软温暖的嘴唇与他的相贴,吧唧一口。这下好不容易追上意识的理智又卡住了,Hector看着始作俑者,看着他清澈见底的眼瞳。


Paris眨眨眼,他快活的问:“你也爱我吗,哥哥?你会一直不离开我吗?”


几乎在这一刻,Hector感觉到一种神圣的情感在自己血液里奔走,而他认真得近乎虔诚的立下与其对等的誓言:“我也爱你,Paris.我会一直不离开你。”他缓慢的亲吻在血脉相融的幼弟额头上,“我会一直保护你。”


Paris为完成仪式而满足,他笃信从此属于他的那一份兄长永不会消失,即使他尚不明白为何此刻Hector瞳色深邃得好比星辰大海,即使此刻的他们都不知道这个诺言的确被许诺者用一生去兑现。


Troy的小王子睡着了。



2·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59)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