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墙头超多,三心二用,更文状态非常不稳定,文风和状态一样不稳定。有任何建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感谢每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不要看】Slaughter.(二)

我解释一下,从本章开始有画风突变,突变到姥姥家的那种,要是不能接受还是真的不要看了。

强调一遍,这系列是给yjj同学个人的生日礼物,我和Dourl太太合作创作,说白了是我们三人乐。我识趣的没打tag,就不要太那啥了好吗。

YJJ同学生日快乐!

注意:#从本章开始各个意义上的高能。我一直在给提示,看见真相不要怪我。

     #请相信两个作者精神都已经不正常。

二.

瑟兰迪尔几乎是立刻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但是他在下意识的移了一步后便飞快又悄无声息的后退隐入林间阴暗里。

他的脸色并不比影子亮多少,潜伏于暗流般的怒意和对自己大意的自责令他的双眼几乎能喷出冰冷火焰。他注视着Legolas,那个年轻的精灵战士在被网罩住的一瞬间焦急的向他看过来,发现他后退的那一刻露出松懈的表情,急急忙忙又警惕的移开视线去看兽人。

有着连绵不绝的眉毛的人类倒是惊恐的想向他呼救,被巴德捂住嘴巴强制冷静下来。

明里暗里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中土最为丑陋邪恶的种族上。

“噢,大丰收。”身材更为矮小的博格围着被钓在空中的网转了两圈,狰狞从他的笑容一直流露入语言里,“三个人,72小时。”

他的话语却未得到高大兽人的赞同,阿佐格从鼻尖冷冷的哼了声,在他所处的那块大石头上来回走了走,顿然停住直看向网里或紧张或怒视他的猎物们:“别挥下你愚蠢的刀,博格,那是精灵王的儿子,我们可以用他逼他的父亲现身,然后替我们把他们引出来。”

博格细小的眼睛亮了一瞬。

“想想吧,”阿佐格扬了扬完好的左手,“一口气干掉所有人,然后我们就能从这鬼地方出去了。”

莱戈拉斯注意到他脖子上熟悉的项圈,红得亮眼的光显示着34:16这个数字。至少在头五个小时里他不会对我们下手,冷静渐渐在他直到现在晕眩感仍未褪去的大脑里调控众思,他们如此得意也没注意到我们后边的情况,父亲暂时安全。

人类弓箭手明显与他有相同的忖度,巴德与他对视一眼交换了主意,继续以堪堪不弄疼阿尔弗雷德又能让他闭嘴的力道捂住他的嘴巴。那个胆怯的人类在止不住的颤抖。

“别怕。”巴德低头轻轻在他耳边说,“藏好你的匕首。”

把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博格恶狠狠的瞪着他们,脚踩在方才落下的精灵的箭囊上嘶哑威胁:“不管你在计划什么,你们都死定了。乖乖把武器都交出来。”

莱戈拉斯和巴德大幅度潇洒的一动——这一秒恰好够阿尔弗雷德把匕首塞进胸口衣物里——白色双刀和两柄弓就落到了地上。很快被博格踹得远远的,落进水里卡在石头缝里不动了。

在网里不能张弓,以莱戈拉斯现在的状态也无法强行斩开明显并非普通材质织成的猎网,倒不如暂且放弃抵抗麻痹这对兽人,给他的父亲和剩余的人一点时间。

“很好。”阿佐格笑了,他从石头上走下来,“现在我要砍下你们其中一个的手臂作为证据,到你们的营地去。”

他的目光落在莱戈拉斯身上,“就你如何?幸运的小家伙,想象一下你的父亲看见宝贝儿子的一只手臂会被吓成什么样?噢可怜的脆弱的精灵,说不定他会直接哭出来呢。”

“或许你会失望了。”莱戈拉斯蓝色眼睛里的轻蔑与杀意并未影响其中的清澈分毫,他眉毛略微挑起,这个神情像极了密林深处那位以吝啬贪婪闻名的国王,“你以为精灵像你们一样懦弱得只敢用人质吗?”

刹那激起博格的怒意,他伸出手隔着网一把扯住金发,一声几乎不可闻的闷哼从精灵喉间咽下:“直接提着你的脑袋去如何?把你漂亮的头从脖子上拧下来,扔在你可爱的父王脚下……”

后面的话语已经走得足够远的瑟兰迪尔听不清楚,到只听到这一步就足够引燃他的全部怒火。他挥向树干的一拳骤然刹住收回,慢慢又迈开步伐向目的地走去。他需要某样东西,刚才他就是为了那个才走神。现在他要去拿到它。

“把他们绑上。”阿佐格扔来一捆绳子,正正打上喋喋不休得博格的头,绳子与网是相同材质,他冲博格命令到,“过会儿我们顺着他们来的路去。剩下的除了人类就是矮人,不足为虑。”

博格愣了一瞬,愤恨从他眼里一闪而过转瞬即逝,“太君。”

阿佐格一愣,只见博格接着说:“叶姑娘我要了,其他的太君随意用。”

阿佐格冷笑:“你倒是想得好,挑个最爽得,留给我些香浓巧克力。”

说这时那时快,只见一支箭堪堪擦过阿佐格的头顶没入他身后远处的树干。一声厉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阿佐格!”索林站在离网一尺的地方,身后跟着他的两个外甥和女精灵,女精灵还拿着弓,看来箭就是她射的。

莱戈拉斯和所有人一样吃了一惊,他立刻向他们身后的黑暗处看去,却没有见到他父王的身影。一丝疑惑从他脑海里闪过。

TBC

没脸打ta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28)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