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墙头超多,三心二用,更文状态非常不稳定,文风和状态一样不稳定。有任何建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感谢每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录《麦芃其野》

注意:#林朵太太的《麦芃其野》http://forestandflower.lofter.com/post/1cbe1712_5459a0f读后感。

      #通篇臆测有,理性推理有,个人情感倾向明显。

      #因为原文用汉子所以直接以汉子称呼(゚Д゚)ノ理由下边会讲……


被梗吸引了!然后入了个很深洞穴……我看的时候应该是一个月前?反正那时候主线剧情还没现在完整版这么明显,最能给人愉悦的部分还是农民汉子和奇怪青年www……现在把虐的部分加进去了z。


还是一条一条说过来……从表面谈起。


常规文笔自然不用多说,全文贯穿的对汉子的领地,对麦田的描写,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不同时间下麦田的变化,都反映了此刻人物心理的变化,以及情节的走向。当然占比较大部分的缘故或许是几千年前麦子对于密林父子二人都有特殊意义,这个直到结尾小番外里才揭晓。


而这些所有里,我个人最喜欢,或者说印象最深的一段是停电后汉子带着青年前往变电站:


「夙夜里的麦田显出了别样的风致,倒像是另一番世界了。荧荧的星光罩在即将成熟的作物上,金银交错,如原野之间列阵的军团,金铸的铠甲寒光皑皑。微风过处,送来缕缕麦香,仿佛来自远方的渺茫战歌。这时候麦穗与枝叶也有一丝的颤动,闪电般霎时传去天幕与地面的交界线处,好比大战之前吹响的号角,只待他们的王一声令下,忠贞的将士就要抛洒热血,奋勇杀敌。」


不论何时,他都能拥有一个王国。


接着是剧情,以青年在路上遇见开拖拉机的汉子作为开头。我不得不说这个描写,实在是太佩佩了……憨得我大喊佩佩超可爱。强调青年身上带有海的气息,以及汉子问他是否迷路要去哪儿他半犹豫说的西边而汉子说M城什么什么的,其实带了点突出青年与现实格格不入的意义吧。


他一个精灵,一个自几千年起精灵时代过去人皇时代雄起就远离尘世,远离众人视线的种族,本来就有点世纪遗孤的味道。他乡遇故知,一开头就咽下去的Ada,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


然后一个故事跨过一个又一个高潮,朝着他既定的命运,走向了结局。


整体基调是藏在冰里的刀子,怎么说它都捅着你让你疼了,但是寒冷又会麻痹你的知觉,等到这一阵子过去,血就会流出来。


这就显得其中调节气氛的几个地方像跳跳糖一样在嘴里脑子里翻腾不止(也看出林朵太太并不是一本正经的想要虐)。


首当其冲的是第二章里的诗:


「枯藤,老树,昏鸦。


 

乡道,西风,麦花。


 

夕阳西下。


 

辛劳的汉子在车下。


 

敲敲打打。 」


然后是绿叶的两次呛咳,“你和家里吵架了离家出走”一语中的的汉子,以及“我有一个在M城做珠宝生意的朋友叫索林”,在小叶子心里击起的千层浪是可想而知的。还有“那你应该……不重?”“我应该……挺轻的。”笑死我了……


好吃的要留到后面吃,拿甜的做个铺垫,然后就是刻骨铭心的苦涩了。


绿叶终究变得分不清现实和回忆,他漫长永恒的生命里,在失去共同作战的同伴和拯救中土的使命遵从本能西渡后,他开始沉溺曾与他的唯一亲人、他的父亲公度的时光,误解与困惑,不解和倔强,虚虚幻幻真真假假,世界并非他记忆中的中土,他也找不到深根故里。


他带着放不下而来,明明是精灵之躯却时刻感到丝丝寒意侵蚀。


在青年和汉子渐渐深入的接触里,所谓的「矛盾」伴随「高潮」打破乡村环境特有的宁静逐渐突显。汉子与他父亲的经历,汉子对他心灵的剖白,我觉得是有两个层次上的解读的。


一、Oropher和Thranduil

  

毕竟主要还是讲密林父子,我觉得这个意义上只是为了说明一件事:为什么大王坚守密林,为什么他不西渡。在这个片段里绿叶注视着汉子的背影,其实是注视到他回忆里那个高大的父亲身上,第一次透露出心理所想:「“你为什么不走呢?”


为什么不走。


为什么执意留下。


为什么在我决定离开的时候,从未挽留。」


命运女神残忍的笑声响起,汉子头也不回,答案是:「“我必须守护父亲的领地,这是我的责任。”」

   

……看得我膝盖一打颤吓得差点飞起来,我几乎都要以为这就是大王了。虽然后边他又自己打破绿叶幻想……但是他的理由无可辩驳,这么多这么多的同人里,大部分Thranduil都自承密林之王的责任,守护信任他追随他的精灵直到最后一刻。这是他身为一个国王的责任,也是他的风度。对于战死沙场的父亲王国的继承,对于国民生命的延续对他们选择的尊重。


不可否认他是一个父亲,但也不可否认他还是一个国王。


「从未挽留」的答案则在挺久之后才给出来,汉子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志向而非被困在父亲的农场做一辈子农夫。年轻人总是看到更远更辽阔的地方,心大脚长的想要到达,到最后才发现命运在你脚上拴了条铁链,尽头遥遥链接你的家乡,你的至亲,你永远无法舍弃无法忘却的地方。而被岁月磨去天真磨去叛逆的你,没有了抵抗它诱惑的气力,也没有了扯断铁链的力量,你总会开始向回走。


却发现不论如何,都回不去了。


二、Thranduil和Legolas


大王只想守护密林勉遭黑暗侵蚀,他又何尝不想让爱子也处于自己庇护之下,不必生死一线、时刻警惕、以命搏命呢?他已经在之前的征战里失去了太多,他们是彼此最后的唯一的亲人,他无法再一次承受失去。


但是绿叶还很年轻。他那么年轻,就像年轻的汉子心在远方。


汉子的父亲留不住汉子,茂密春天的树也留不住随风而去绿叶。


绿叶正是从汉子和他父亲身上看出了自己和父亲,又从汉子身上看到了父亲,才会一步步情绪波动,抛出一个又一个根扎心底,牵扯出一大片疼痛的问题。


青年和汉子坐在星辰之下的谈话大概是最后的也是最中心的高潮吧。


「“他以为我会接管他的农场,而我也曾对此深信不疑。所以直到真相揭露的那一刻,我猜他一定对我……失望透顶。”」

他以为我会继承他的王国,而我也曾对此深信不疑。所以直到我要护戒、要滞留阿拉贡的国家、要带着一个矮人西渡,他一定对我失望透顶。


「“我以前会觉得这是因为自己不喜欢他孤僻的做派,不喜欢他严苛的态度,我以为……我以为自己,已经厌倦他了。”」

这是理所当然嘛,绿叶说,年轻的儿子厌倦古板的父亲,常见的戏码。


「“就好像只有我跟父亲是某场海难事故唯二的幸存者,却被浪头卷上了这座与世隔绝的孤岛,再不会有任何船只从这片海域扬帆起航,我们被永远困住了。所以我撇下父亲,独自逃走了。那时我才发现,原来还有比两人海难后流落至孤岛更糟的情况。那就是——岛上只剩下一个人了。”」


是了,这就是现在的绿叶的情况了。


岛上只剩下他了。


这一段我原本看的时候是坐着的,看完直接站起来了。


我一直觉得写同人之前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主角二位的感情理清楚,爱情亲情友情什么都好,不同作者有不同的三观就会有不同的解读和诠释。这里的亲情就是「若在你触不到的远方遨游逍遥,他便再也不会归巢。即便如此,你仍旧为他远去的背影凝望,祈祷。只因他唤你作父。如此而已。」


透过汉子与他父亲的事终于明白这一点的绿叶,表面的平静下是否犹如从内部崩塌的冰山,心早就分离崩析了呢?


幸好最后汉子给了他救赎,将冰面的裂隙停止在彻底暴露之前。


「“星辰寿命虽然漫长,但也有崩塌的一日,从此实体消失,光芒不再。不过,它的引力仍在,它所遗留的暗物质仍围绕在我身边。我希望能再见它,虽然我知道再也见不到它。可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正是由于它的存在,才永远改变了我既有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它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基石,是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精灵虽然被誉为永恒,但也有精神枯朽的一日。密林之王光辉璀璨,远离星辰庇佑也会有消逝一天。但是就算绿叶再也见不到他,再也寻不到他的痕迹,他的爱也伴随绿叶永生永世,是绿叶绝不会忘却的根,与日月同辉。


是不是这种瞬间的顿悟与救赎太像他父亲从前教导他,引领他认识世界构筑心灵的样子,以至于他会情绪失控颠乱时空一把抱住汉子,诚恳许下诺言“我不会忘记。”


他许诺的对象……在以光年测量的距离以前。


至于他的离去,既可解释为已获得满意的答案,对与父王再见死心,所以承载着于此刻终于完整的沉甸回忆,对中土大地再无眷恋,带着终于亲耳听见的那声“保重”,身魂西去。


至此,青年是Legolas,与汉子最终天涯对海角,须臾对永恒,再无相见日。


但是,或许可以让执着父子HE的我心里好受点的一个猜想是,汉子到最后都不是Legolas的父王Thranduil,他是佩佩,有一部分Thranduil的影子而已。


一颗钻石有无数个剖面,人就像钻石,从不同的剖面去切就会看到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光泽。


绿叶正是被自己所看到的,宛如切开的佩佩钻石光泽与他父亲太过相似的那一个剖面所吸引,随着看到的光芒愈相似愈多,他深埋的深刻的思念左右了他的判断,使他一点点剥离防备隐瞒,露出迟到千年的坦诚初心的一角。


至于我这种猜想则基于两个情节的正确理解(不敢保证真的看懂了qwq):


一、汉子童年所见的树精灵。


毫无疑问通过描述那个精灵就是大王,但不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神话里对于转生的定义都是灵魂投入轮回而肉体再塑,假设Thranduil是因滞留中土远离星光庇佑肉身力量渐弱渐消弭,以致徒留孤魂存于世间,附于古老苍劲的山毛榉。即他的灵魂并未参与轮回,即汉子不是他的转世。


山毛榉这一段剧情里还有一个比喻让我心里暖哄哄又冰冰凉的:「如浩瀚苍穹中背负着永恒旅途的彗星,周而复始,跨越亿万光年,终与曾为故土的恒星再度相逢。」


这是从汉子的角度看青年触碰山毛榉。幻想里,或许就是Legolas与Thranduil重逢。幻想里。


至于汉子问“你相信精灵的存在吗”,我都能想见绿叶心里的郁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托老对精灵的设定。


作为造物主最宠爱的首生子,精灵即使肉体死去,灵魂都可以回到曼德斯神殿,假设上述一中对大王死因的假说成立,那么Thranduil应该是回去啦。这又从另一个角度小小的HE了一下,离开中土西去的叶子,说不定能在那个永恒的世界与父亲再相聚。


不要跟我说不受星辰庇佑肉体消弭的精灵灵魂或许回不去!我不听!(。)


如果上述猜想全部不成立,也没关系。绿叶与大树除了血脉以外,心灵也从此相通。生死早就无法阻隔在他们之间,他会背负父亲蓬勃的爱活下去。


一颗星辰,两种光芒。


最后,全文两万多字林朵辛苦了!谢谢供粮么么哒!


最后的最后,林朵呀,佩叶……也不是惊世骇俗嘛╰(*´︶`*)╯佩叶结局也好好好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6)
  1. 林朵戎芷。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已经看得傻掉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一篇拙作居然能收获这么美好这么透彻这么精辟入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