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墙头超多,三心二用,更文状态非常不稳定,文风和状态一样不稳定。有任何建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感谢每一个小蓝手小红心。

【密林父子/AU】没头没脑的圣诞特辑

《没头没脑的圣诞特辑》
注意:#承接《Fate not enternity》的世界观,但是这个故事远在我写到的部分之后。
#为了写出温馨气氛把fne剧透得很严重……此刻两人在各个意义上都已经进展得很好(?)了。通俗来讲就已经是恋人关系……
#练习作,建议请尽情提:D以与各位交流为荣幸。

偷懒的旁白:圣诞节的气氛笼罩在这城镇的每一个角落,就连Legolas僻静的住宅附近都满街圣诞老人的大红贴纸,与高矮不一灯光灿烂的圣诞树。购物回来的Legolas与Thranduil一起走在回家路上……

轻柔得像鹅毛一样的雪纷纷杂杂飘下来,伦敦昏暗的天空都被缓和成柔和的灰。

店铺虽然都装饰得热热闹闹,但毕竟已是晚饭时分,大部分人都选择回家团聚庆祝开Party,以至于行走在街道上的两个身影格外显眼。

一高一矮——其实矮的不算矮,只是高的确实有些太过高大了。仅是背影就透出一股贵族领袖的高大威严来,在他旁边的男孩显得年轻而瘦削。他们的步履同样优雅轻盈,不同之处一眼可辨,但仔细看看又像是同源的溪水,几丝骨子里的相似微弱又不容忽视的强调着它的存在感。

要说最显眼的,还是他们相同的发色,在暗淡的光线与纷飞的雪里依然反射着光泽,优美的曲线无一不在宣告它们的柔顺与长滑。带着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亦不属于这个世界上身体构造与他们最类似的人类的美。

Legolas和Thranduil并排走着。事实上,他们距离上一次交谈已经走过很长一段路了。丝毫感觉不到不快的静谧笼罩在他们之间,只有自然的风声与雪花落在耳畔的声音时不时穿过他们周身。

过一条斑马线,Legolas似乎发现了什么,他轻快的向前走了两步绕到Thranduil右上角,指着偏离前方的一个巷口,用他干净清脆的声音带着点儿期待的说:“那家咖啡店的咖啡不错,我去买点来。我们带回去喝。”

然后他没动也不说话,就冲着Thranduil眨眨他在阴暗天气下也蓝得发亮的眼睛。

那双眼睛在说,你在这儿等我?

理所当然的,年长的精灵看懂了。他岿然不动的点点头,全然一派长者风范。这离他五十米不到的距离里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害到他的孩子。而他甚至丝毫没感觉到这个想法扎根的不正确性。

得到授权的年轻精灵小跑向他的目的地。轻盈的脚步在又积起厚厚一层雪的雪地上留下浅得几乎看不见的脚印。

等待的Thranduil抱着点儿无趣的想法注视着那些从他身边一直延伸到巷口的痕迹。忽然,

街对面的一家商店的门被人推开,一对情侣说说笑笑的走了出来。Thranduil直起身子,漫不经心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一开始是在聊礼物,那男的忽然关切的问:“你冷吗?”

女孩的笑容几乎立刻就放大了,她把下半张脸从围巾里抬起来,声音里都透出快乐来:“不冷。如果你亲我一下的话。”

孤独站立在街道另一边的Thranduil挑眉了。

“……”男孩的声音也透出快乐来,很明显他已经亲了女孩一下,“暖和吗?”

“暖和极了。”

他们黏得比之前更紧的走了。

Legolas提着打包好的两杯热咖啡走出来时,看见他仍在原地乖乖等待,露出一个令Thranduil怀疑突然起雾了的朦胧笑容来。原来即使梵拉不再对滞留中土的精灵提供庇佑,他恍惚的想 这份星光仍然不会从他身上褪去。年轻精灵看着他歪头,这次蓝眼珠里在说,我们回家吧,Ada。

或许是最后的称呼很令他自己满足,他轻声喊了出来:“Ada。”
Thranduil心里一软——他的独子总是有这个本事,令「铁石心肠」的密林之王心软得像半身人——高深莫测的走至与Legolas并肩的位置,他低头注视着孩子的脸庞,一句话脱口而出:“你冷吗。”

Legolas停顿了一下,他愣愣的抬头看着他的父亲。

Thranduil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即使他脸上仍然平静淡然,但凝固住的碧绿眼瞳还是暴露了他的一点愕然。

他在问一个精灵是否感觉寒冷?问一个在寒风里步履轻快得像云雀的精灵?伊露维塔在上,难道他在期待Legolas说出像那个女孩一样的话来吗?

不知道前因后果的Legolas甚至没有恶作剧,他回神后立刻摇摇头:“不,Ada。这种程度的风雪并不足够令我感到寒冷。对于精灵来说,它或许只是有些凉爽而已。”

同样将之评判为凉爽的Thranduil有几分尴尬的点点头,维持住无所谓表情的同时还得压抑下那一点点的失望。

事实证明,Legolas从未——在这些事上——令他失望过。

年轻精灵踮脚偏头在他脸颊上不轻不重的吻了一下,温热柔软触感转瞬即逝。而Thranduil已不可避免的微微睁大眼睛看向孩子。

Legolas柔软得像他的嘴唇一样的目光正看着他:“不过,更主要的原因是,Ada陪在我身边啊。所以一点都不冷。”

难得坦率的孩子。Thranduil终于勾起了嘴角,一个笑容攀上他精致得像希腊雕塑的脸蛋。

“Legolas。”他低声细语,俯首吻在刚才落在他脸颊的那对嘴唇上。

而Legolas先是惊讶了一秒,随即带着几分犹豫,几分渴求的配合他彼此厮磨。
也就那么一会儿,他们分开了,继续向前走着。

快要抵达公寓,一个尚未关门的酒吧里传来悠然,悲伤得有些不合时宜的歌曲。

想把你紧紧抱着
可知你是我生命中的 最舍不得
如果我变成回忆 退出了这场生命
留下你错愕哭泣
我冰冷身体 拥抱不了你
想到我让深爱的你 人海孤独旅行
我会恨自己 如此狠心
……
如果我变成回忆 最怕我太不争气
顽固的赖在空气 霸占你心里 每一寸缝隙
连累依然爱我的你 痛苦承受失去
……

他们俩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在这音乐里安静的走着,像是慢慢走进了各自深邃的回忆里。

Legolas忽然一笑,眉眼温和得像融雪,语气却严肃得像法官的最后判决:“Ada,你应该对我唱这首歌。”

他确实已经释然,甚至能够拿这个和他开玩笑。刹那踏出回忆的Thranduil冷峻的脸因此骤然温柔,他深深的看进爱子的眼睛,嘴唇噬着一抹冷冷的笑:“你也该对我唱,孩子。”

然后他们充满“火药味”的对视了片刻,终究天火化烛光,干戈化玉帛,深深凝望对方的眼睛里简直能淌出一池70摄氏度的水来。

噗嗤。

也不知是谁先发出第一声笑,两个精灵在大街上咧着嘴,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节日里笑得像过节一样开怀。

夜色层层渐染,雪也大了些。Thranduil悄然缩小步伐间距向旁边的年轻精灵靠去,后者白皙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街灯逐个被点亮,如一个个被放入河流漂浮的花灯,一直延伸到街道尽头。而他们紧靠着对方,臂膀相贴,踏过一个又一个被路灯所笼罩或忽视的地方,好像不论乍然出现的昏黄灯光亦或重帘黑夜都无法将他们分离。

这个世界上没有黑暗力量,没有半兽人和妄图霸占世界的巫师,没有为守护之必须以命搏命的倾危家园幽深森林,甚至没有任何第三个精灵。Thranduil王的名头或许名存实亡,Legolas也不再是什么王子。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此刻的他们,消失的那些好似之前一直束缚压迫他们的枷锁、重得掩埋心事的责任,剥褪那些全部,他只是Thranduil,Legolas的父亲,Legolas的恋人。

这两个仅剩的名头是如此独一无二。

于Legolas亦然。

而他们的身与心皆永远仅为对方敞开,从今以后的每一个日夜这双份的缠绵过亲情的爱意永不褪色。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值得感到幸福快乐的事吗?

End.

————————————————————
小结:总算撸完了!!意料之中又爆字数还删去了几个梗……其实我原本想的是几百字而已;w;。在我心里密林父子凑是这么平淡的甜甜蜜蜜!虽然好像表达得不够好(。)!祝诸君平安夜快乐(*◑З◑)喜欢父子的每一天都是幸福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68)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