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忙的话周末一起更新,不忙的话两天一更。

【王黄】当我看见花的时候

《当我看见花的时候》


#王杰希X黄少天

#短篇甜饼

#梗:每个人头顶都有一朵代表个人的花,自己看不见,只有喜欢你的人能够看见。



注意到黄少天不同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最开始发现在某次全明星联赛后台。刚推开休息室的门,王杰希就被不知哪里来的风沙迷了眼,下意识后退一步避免挡在入门处,他闭上眼皱着眉头等眼睛分泌生理泪水将异物冲出去,房间内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哎王杰希你没事吧?”是黄少天,“我刚才扫地呢,这休息室别是工作人员没来得及收拾完,沙发后边地板上还有灰尘,每次都等张新杰来也不太好,我就先草草扫一下。”


不等王杰希问,健谈者自己就把前因后果全说了。


而受害者还睁不开眼。


“你只闭着眼睛又不眨哪能把它弄出来。”黄少天拉着他进去,王杰希努力不表现得像个盲人,还是失败了,被状似粗暴实际上也不温和的推着在沙发上坐下,“手拿开,我帮你吹吹。”


他感受到轻柔的一阵阵风抚在眼皮上,带着些许薄荷柠檬糖的香味。


王杰希还有空出神想,第三赛季刚见面的时候魏琛还在控制他的甜品食用量,难道现在补了牙就解放了?


等黄少天吹完——王杰希主观意义上十分漫长——他睁开眼,首先对上的是剑圣极亮的双瞳。


不等王杰希因为过近的距离不好意思,或者思考一下为什么和黄少天距离过近会不好意思,一株小小的植物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因为它开在黄少天头顶。


那是朵蓝色的风信子。


更诡异的是,门窗紧闭,没有风扇空调,它却在自顾自摆动,就像一个穿越次元的3D特效。


王杰希盯着花半晌,把目光往下移到黄少天脸上,试图找出一点这是恶作剧的痕迹,可是这人表情及其正常,一分关切一分好奇,剩下的全是他平时的普通表情,完全没有往日等待他期待画面的模样。全部都在诉说对自己头顶长花的不知情。王杰希只好又把目光移到那朵花上,嘴唇微动,还是没说出口。


难道因为他是魔术师?


可他很久之前就是魔术师。


黄少天先憋不住了,他挑眉:“不是吧,是进了沙子又不是被喷了智障喷雾,你怎么傻了?”


对他的垃圾话熟视无睹,但是很明显要思考问题还是找一个安静的环境比较合适,王杰希站起身道:“谢了。”


没去听他的一大通你跟我客气什么就算我给你吹了我们还是敌人之类的后续,他站到窗边掏出手机佯装看战队安排,打开网页开始查花的事情。


花语高贵浓郁、有恒心,花语倒是和黄少天本性很相配。


再查原因,好几页(各类医院精神科广告直接略过),在第七页翻到个不起眼的小网站,说会看到一个人头顶的花,说明你已经喜欢上他了。


初始觉得荒谬,等收起手机时理智已经自行解析某些过去说不通的事情,此刻都显得合情合理了。


他顿悟。


往后几次见面,王杰希都对这件事绝口不提。


他不认为这份情愫会随时间自动消失,毕竟在他这儿它从不轻易产生。只是这其中、这其后矛盾太多,王杰希选择照常对待他,如若某日黄少天自己开窍看出来了,他自然不会否认,之后遇到的一切他会站于他前方面对;如若黄少天永远不知道,他就永远不会告诉他。


转折在世界联赛夺冠举办庆功宴的那天晚上,一群一杯倒的电竞选手纷纷喝了两三杯,王杰希正巧肠胃不适滴酒未沾,得以被迫清醒的欣赏到每一个不管熟不熟的朋友醉酒后群魔乱舞的模样,等到唐昊跳上凳子开始脱衣服扭秧歌,才发觉非礼勿视,转头看跟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的黄少天。


黄少天早就醉了,最后的理智只用来远离战场,磕磕绊绊往沙发上倒的时候还差点砸到头,王杰希伸手给他垫了下,他闭着眼睛说谢了老爸。


“不客气儿子。”


可惜醉鬼没有回应。


王杰希看了他安详的睡脸两分钟,只觉自己也有了几分醉意,察觉到这一点耳根微红,纵使边上没有其他清醒的人,仍然有些不好意思。这才转移视角去观赏醉鬼百态。


现在王杰希转回头再看才发现黄少天脸色有些糟糕,百度了一下怎样让喝醉的人好受点,他把唐昊丢下来的外套盖他身上,起身去柜台要了新的温湿毛巾回来,看人还乖乖缩在那儿,还算满意的拎起他擦脸,等擦了个遍,黄少天皱着眉头醒了过来,讲话像含着块糖。


“老王?”


王杰希点点头,伸手去够一并要来的茶水。


忽然余光里黄少天的表情变得有些疑惑,嘴里直接念叨出来:“咦?”


王杰希只好停下手里动作看向他,无意识的接下去:“怎么了。”


黄少天凑近,呼吸带出的酒气和潮湿热气喷洒在他脖颈间,语带惊奇:“你的头上怎么长了一朵铃兰花?”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周情绪不高,写个王黄开心一下。




评论 ( 6 )
热度 ( 80 )

©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