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忙的话周末一起更新,不忙的话两天一更。

【叶黄】异地恋焦虑症

校园纯情罗曼史系列之三。


  二


1.

要叶修的大学室友积极透露姓名的包荣兴所说,他老大绝对有异地恋焦虑症。


别看他老大,平时该抽烟抽烟,说翘课打游戏就翘课打游戏就一次都没被点到名,一派散漫随心胜券在握干部做派,其实三十分钟就看一次手机,语音一次就听二十分钟(后台运行),听一次脸上的笑就五分钟都下不去。


经过某一次老大不慎点成外放,他们才破案。


这个二十分钟还真是逼不得已,因为对面语音消息连起来有三十分钟;至于嘴角上扬五分钟,只能解释为情人眼里出小可爱。


那之后他们全寝室都知道老大有个小男友,现在还在读高中,说好听点叫阳光开朗,说直接点叫话唠成性。


按道理(星座大全)来讲,不管再热恋的人一旦开始异地恋,总会多多少少出现一些问题,或大或小,若不及时解决很容易出大事。


原本他仔细观察许久,觉得老大从不像电视剧里打电话质问“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为什么顾左右而言他?”“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肯定是没有焦虑症的。


老大小男友,从开学至今,从阳台上的多肉植物,大份零食大礼包,最新游戏光碟,名牌电竞专用鼠标键盘甚至电竞椅什么都寄过了。


语音里一贯坦坦荡荡,也不像是有任何问题的样子。


同寝室方锐大一时光明正大八卦:“叶修,情人节你给他寄了啥礼物?”


叶修:“哥这么贴心的人肯定选最适合的礼物啊,半箱润喉糖半箱枇杷糖浆。”


方锐沉默了起码两分钟:“是挺适合的。”


大二时包子见方锐不问了,颇为好奇:“老大,今年你寄的啥?”


叶修面不改色:“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王后雄全套。”


包子:“不愧是老大!”


方锐在边上对不知名的叶修男朋友再次产生深刻同情。


包子某天心血来潮想起这些事,又掏出枕头下的《星座大全》翻,难不成异地恋焦虑症在他老大和老大小男友身上不成立?


不愧是他老大!



直到大三过了寒假之后的清明节前几天,这个时候距离高考仅剩60来天,全寝室都知道老大小男友高三,关键时期啊,肯定趁寒假好好鼓舞了一番。不料方锐努力旁侧敲击来的事实:小情侣寒假阴差阳错根本没见上面。


包子听完八卦低头看底下抽烟打游戏的叶修,觉得他胡渣都黯淡了几分。



他们几个都买的笔记本,不像叶修直接装的台式,打起游戏总是不过瘾,所以一般假期前一天都会溜出去熬夜,这时候盛情邀请室友网吧连坐才是男人的浪漫,却被叶修拒绝了。


叶修:“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儿。”


包子关门前回头,大灯关了,只有叶修那儿一盏台灯,孤影独坐,相当寂寥。


所以他于心不忍,半夜一点溜回来躺在床上打算给老大一点陪伴,想不到迅速深度睡眠。


叶修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完全没发现寝室多了个人。


叶修再玩了会儿,还是没意思,关了电脑侧躺在自己床上点根烟看着手机。


他想,要不要买张机票去看看黄少天,虽然昨天QQ上听黄少天说他们家要回广东祭祖不在北京,可他能飞广东啊。


可是黄少天没有问他飞不飞广东。


没有问是什么意思?


叶修沉思着,没注意他斜线对床包子在黑暗里睁开的眼睛。



清明当天一大早,包子把两个人的早餐拎上来,看叶修瘫在电竞椅上出神,自认非常懂事的凑过去拍他肩膀:“老大,要不你今天去看他吧。”


叶修一愣:“嗯?”


包子面露同情:“我昨晚从被子里钻出来,看到你想他想到磨牙,都磨出火星了。”


叶修吐血:“……我那是以为寝室没人,在抽烟。”


包子:“没事的老大,我都懂,异地恋焦虑症嘛!”


叶修哭笑不得,只好顺势低头刷起了携程,都这个时候了,哪还有机票。


门口突然有人敲了敲大开的门,一个清脆熟悉的声音:“哎学长们,叶修是不是住这儿啊?”


叶修抬头,昨夜千里之外的人,此刻近在眼前。


2.


久别重逢当然亲亲我我,可惜唯一见证人包子因为比叶修先冲上去热切的问你是不是七月份的尾巴而被残忍抛弃门外,故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3.


实际上啥事没有,叶修帮他放了书包问黄少天来干嘛。


黄少天把桌子拍得震天响:“给你个惊喜啊!靠我一个人飞几千米你就问我来干嘛,有你这样的吗?!“


叶修说你爸妈肯?


黄少天吐吐舌头,说:“我就跟我爸妈说跟以前高中学长来视察我未来大学校园,他们看我不想回广东也就答应了。”


叶修没说话瞅着他。


黄少天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问干嘛。


叶修张开手臂:“怎么这么久不见都没点眼见力,还不来个爱的抱抱?”


下一秒一米七一百二十斤就冲进了他怀里。


宅男叶修觉得下一次还是需要缓冲,肋骨互相碰撞有点疼。



吃完包子带上来的早餐,叶修对黄少天的滔滔不绝的感想就从还真有点怀念变成了还是一样烦,在黄少天第一百零八次要求出去玩之后,只好抄起钥匙学生卡手机领着黄少天参观了一上午,品尝了一下大学食堂,听黄少天吹嘘一路果然哪里都比不上粤菜之后强行把他摁宿舍单人床上一起午睡。


黄少天试图挣扎:“我不睡!你还没带我看实验楼!你不是说你在那搞大事情吗,我想看你的大事情!”


叶修不为所动:“看清楚啊,我寝室没人,孤男寡男你再闹我不等你过十八岁生日了。”


黄少天动作顿时定格,脖颈红得像煮熟的虾子,骂了句变态滚进里头和墙贴得天衣无缝装睡,实际上对于一个宿舍床,再贴过去距离他背后那位也就十厘米远。


不出一分钟真睡着了。


叶修习以为常,把人从那边手动滚过来安放自己怀里。他低头看,没看出这张脸哪里和上一次见面不一样。但说不想肯定是假的,特别是这次寒假回家还被爸妈以几百年没家庭旅游为由强行拖去国外过了大半个月,再回来黄少天都开始补课了。


只是想不到是对方先做出偷偷摸摸跑来见他这种事。


睡了约莫两小时,黄少天被楼下自行车格外响亮的鸣笛吵醒,懒洋洋翻个身钻回叶修胳膊底下,没过两秒就又眼皮打架。


叶修也是倦意绵长,看了眼他手机:“起来了少天,你今天试卷还没做。”


他也没预料到还有催人做试卷这天,特别是催的这人既是他学弟又是他男朋友,想一想这感觉还挺奇妙。


黄少天咕噜噜抗议几句,想起跟爸妈说出来旅游也肯定完成学习任务的保证,只好跟着坐起来闭着眼睛穿外套。


叶修先下了床,弯腰把他踢远的鞋捡回来扔楼梯边,边穿外套边说:“带你去图书馆复习,提前感受大学期末日常副本。”


黄少天一激灵,这下来了兴趣,高高兴兴一溜烟爬下床穿鞋:“这个时间会不会很多人?我听好多人说期末的时候自习室都要先去占位置的,我们能坐上吗?”


“现在还不算期末呢,肯定没什么人。”叶修等他收拾完书包,一起往图书馆去。



结果是叶修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黄少天在他对面,把自己下巴搁试卷上,屏息打量他眼睛下浅浅的青黑色。


叶修闭着眼睛,突然轻声道:“这位学弟再看收费了。”


黄少天吓一跳,直起腰的时候就反应过来迅速反驳回去:“你啥时候醒的?照片与实物不符还想要钱,做梦呢!”


“胡说,”叶修睁开眼睛,也直起腰看过去,“我梦里有人亲了我一下,这个得加费。”


黄少天再一次在多方面落于下风,只好左右张望没人之后,站起来撑着桌子伸长身子凑过去,轻轻覆在那两片因为戒烟略显干燥的唇上。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接吻,风吹起图书馆新装的月白色窗帘,就像言情小说里的插图。



正巧独自路过的张佳乐:“艹。”


发出单身的声音。


4.


又是一年新学期,他们也是大四学长了。


远远的方士谦就见叶修拖着个大箱子往宿舍楼走,边上并排走着一个染一头黄毛的少年。


近了才听到,那少年喋喋不休:“我都被迫提前结束我的暑假了,你们毕业设计实验怎么能开始得比我们军训还早呢,这大学生活太艰苦了吧一丢丢期待都没了。哎,我说,你们大学……”


叶修:“咱们大学。”


少年:“……”突然大怒,看那架势差一秒就能跳起来,“你这人怎么还纠正上瘾了!!”


叶修一脸无辜:“少天大大讲不讲理了,咱们大学、咱们母校、咱们爸妈,我哪说错了?”


少年就像一个气球,一秒被扎漏了,嘟嘟囔囔:“可你也不能当着你弟弟的面让我叫咱们爸妈啊,我是不怕和你一起出柜,要是他在我见你爸之前就跟你爸打小报告,你爸龙颜大怒拿一百万甩我面前让我跟你分手呢?”


叶修笑喷,差点被自个儿口水呛到:“你这是跟沐橙一起看了什么电视剧?”他抬手把胳膊搭那少年肩膀上,“咱俩这点事,叶秋早八百年知道了。”在少年惊恐的眼神里,他咳了声,大概是决定省略一部分原话岔开话题,“我家老头要给你一百万分手费你怎么办?”


少年想都没想:“一百万也太少了吧!我会被这点小钱收买吗?起码一百五十万!”


叶修挑眉:“重点是这个吗?”


那少年左顾右盼眼睛滴溜溜转一圈,忽然嘿嘿一笑侧头看他:“我给你爸两百万,不贪多了,就承包你终身百分之五十股权。”


方士谦就看叶修一噎,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


但他没空去管这画面多难得,也不想听后面发展,他只觉得眼睛疼。


5.


焦虑症完美治愈。


Fin


——————————————————————


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症是什么症,天知道这个系列我最开始最想写的只有焦虑症三个字(


我最喜欢百分之五十股份这段,偶尔黄少天大大也是情话满分滴。


评论 ( 9 )
热度 ( 64 )

©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