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忙的话周末一起更新,不忙的话两天一更。

【叶黄】你是说我其实不是人(二)

驱魔师叶修X普通人(?)黄少天


忘记了!(一)


(二)


风衣男话音刚落,窗户外头传来一声气壮山河的呸。


黄少天询声望过去,窗户外站着一个紫袍虚影,发尾在月光下微微透明,它面容冷漠双眼无神,方才的话明显不是它说的。果然,下一秒一个黑影敏捷的翻过窗户钻进走廊,月光下他下颚的小胡子格外显眼。


小胡子说:“能过我结界的哪有普通人!你自己时机不对别想甩锅!!”


黄少天回过头,黑色的怪兽在他身后一米处,仿佛被无形的空气墙隔开,只能暴怒的冲着这边挥舞双爪却无法通过。


小胡子看到了他:“咦,这里怎么有个普通人。”


没等黄少天怒起吐槽,风衣男突然道:“结界要破了。”


三个人看过去,那怪兽后退五六米,四肢着地,像蓄力奔跑的公牛后脚扒地,下一秒一声低吼,迅速的朝结界冲撞而来。


小胡子率先骂出一声我去,立刻往走廊另一边跑,很快身后传来类似玻璃被撞出裂纹的声响,黄少天不敢犹豫紧跟风衣男步伐跑去,只听那小胡子边跑边问:“你把那阵画哪了?咱们这样能把他引过去吗?”


“一楼储藏室门口,”风衣男即使是逃跑依然表情淡定,烟都没灭,“你让索克萨尔再赶他一下。”


“行吧!那这小子呢?”小胡子又问。


风衣男侧头看了他一眼:“先捉了再说吧!”


黄少天大惊,终于来得及展露本性的冰山一角:“我靠,敢情你们来我们学校捉鬼的?还画阵法捉鬼,真帅啊,不知是哪路道友?”他想说更多但是力不从心,边跑边讲太累了,犹不死心补上最后一问,“刚才窗边那个果然不是人吧,是英灵吗?”


不料小胡子和风衣男听了这话皆是表情诧异,匆匆对视一眼,小胡子问:“你看得见索克萨尔?”


“看得见啊。”黄少天茫然了,“我都看得见史莱姆看得见他不是很正常——刚才他不就站窗子外头吗,长得跟游戏里的黑袍法师似的,那是索克萨尔吧?”


“……还真不是普通人。”小胡子咂舌。


还没多说,三个人到了尽头开始下楼,偏偏研究生楼的阶梯前不久刚搞了什么艺术绘画,强行把黑白方格都画得格外凹凸,和微博上爆红的酒店阶梯有一拼,黄少天往常都有空打趣,下了两楼头晕眼花,此刻也忍不住腹诽始作俑者一万遍,立刻就听到一声哎哟,边上小胡子还剩三四步时一脚踩空,黄少天想拉他一把只扯到外套,两个人轰隆摔在前头。


风衣男紧急刹车:“哟,踩点不错啊,那你们躺好别起来了。”


黄少天压在骂骂咧咧的小胡子背上揉着其实并没有摔疼的胳膊抬头看,前边用粉笔画了一个直径一两米的阵图,和电影里看过的八卦阵法几乎一样,微妙的缺乏可信度。不等他细看,身后一声怒吼,回头就看怪兽站在阶梯最高处蓄势待扑,连忙手脚并用爬起来,和风衣男不约而同一人扯一只脚意图把小胡子搬离事故现场。


到了阴影处叶修直接松手,就听见啪嗒一声小胡子右腿着地,“叶修你轻点不行吗!我的老腿!”


“别吵。”名叫叶修的男人走回他俩刚才摔的地方,微抬下巴望着上头的怪兽,对方显然看到了他身后的阵法一角,警惕的在原地转着圈。


他不以为意,从口袋掏出一把折叠刀划破手心,瞬时铁锈味在空中蔓延开来。


黄少天一惊,边上小胡子已经爬起来了,捂住他的嘴把他又往阴影处拉了两步。


几乎是同时,楼梯之上,怪物的喘息粗重起来,就像饥肠辘辘的豺狗闻见生肉的腥味,全然忘记是否有阵法的事情,凝视着底下的人类慢慢逼近。


叶修站在原地毫无后退之意,反倒伸出手用血淋淋的创口对准它,手指还招了招,其姿态要多挑衅就有多挑衅,果不其然,那怪物发出几声低吼,蓄力过后一跃而起扑向人类,叶修直到那黑不溜秋的爪子离他脸不足半米才猛然蹲下,怪物不负众望笔直冲进法阵里。


鬼既入阵,阵法边缘立刻浮现白光,小胡子早从叶修蹲下开始双手结印,刀山榆树天罗地网。之前在窗外见过的索克萨尔像一个沉默的死神,随着小胡子结印完成缓缓浮现在仍在阵内不懈挣扎的怪物身后,他缓缓举起右手,黄少天这才发现他戴着巨大的手套,不详的黑色雾气环绕其间,带着死亡的气息。


就在那只手劈向阵中困鬼那一秒,叶修悄无声息把他转了个背。


黄少天:“你干嘛?”


叶修:“别看了,血腥啊。”


这个刚才还在直面怪兽的男人语气依然平平淡淡的,他嘴里叼着的烟大概是在下楼时掉了,搭在黄少天肩膀上的左手还未包扎,可是黄少天就是越过铁锈味闻到了那股烟草味,说不上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让人无法讨厌。


“厉害啊老哥,”精神一放松黄少天立刻打开了话匣子,“他都冲你面前了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我说,你手没事吧,要不要包扎一下啊?我记得我们老师办公室有医药箱,就是不知道开门了吗,你要不要跟我去看一下,我跟你说,我包扎技术那是一流的,隔壁医学院都想挖我老师墙角。”


叶修在这阵滔滔不绝里心情终于有所起伏,他也看出和这位不必客气,点头接道:“早知道你话这么多,我真该让你看完全程被吓懵半小时。”


黄少天大怒:“你这是对我胆量的侮辱!长这么大除了我妈还没能把我吓懵的东西!”


后边毁尸灭迹完毕的小胡子被逗得大笑,几步跟上来饶有兴趣的打量他:“小伙子很有意思啊,你叫啥?怎么今天大半夜还在这儿呢?”


“我叫黄少天!”不提还好,一提黄少天又怒了,“我听到你刚才说的结界了,你啥时候干的?是不是普通人也要被拦一下?我跟你说我们周五就要交实验结果本来约了今晚熬夜做完,结果就我一个到了!是不是你那个结界让我组员进不来,犯人姓甚名谁报上来,老实交代!”


那个结界的四个阵点在研究生楼的前后门上,普通人去看门是锁起来的,也推不开,只有行内人士能开,小胡子一听就知道还真是他的锅,仍然面不改色理直气壮:“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魏琛!咋地啊,老子不把他们拦外头都放进来喂鬼啊!”


话音刚落,前方阴影里突然亮起两只铜铃大的红光。


叶修:“你们学校还挂小灯笼啊。”


魏琛:“挺亮的啊。”


黄少天:“……”


叶修:“另一个阵在后门出口。”


宛如一声令下,历史总是相似的,三个人又是默契无间一路奔逃。只出了一点小问题,原计划魏琛结印控制索克萨尔中等距离扔出符咒之类的驱赶怪兽就行,可不知为何这次魏琛结印失误——黄少天都看出来了——索克萨尔突然消失,不受阻拦的怪兽一个加速扑上隔开了前头的叶修和他俩,转过头时粗重的喘息几乎冲到魏琛脸上。


这么近的距离魏琛不敢结印,黄少天在他身后看不到这双血红兽瞳背后叶修的动作,生死一线之时他心里却无比冷静,想起十二岁那年,独自一人在学校与怪兽的周旋。刹那间,自己的血灼伤怪兽的画面在脑海一闪而过,他面色不变,声音沉着:“叶修,把你刀借我。”


黑色的怪兽听见他说话了,身子逼近魏琛一步,脑袋却转向叶修威胁的低吼一声。


叶修没动没回答。


就在怪兽脑袋转回来的一瞬间,带着些许人体热度的折叠刀从怪兽四肢下滑过正好落在黄少天脚边,黄少天没有浪费这个机会,当机立断捡刀打开划破手掌一气呵成,他下手有点重,甚至听到了轻微的噗呲一声,吊坠从衣领跳出来,泛起微微蓝光,魏琛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管不上那么多了,黄少天忍痛一个甩手把血滴往近在咫尺的怪兽脸上甩去,如他所料,伴随一阵滋滋烧灼声,怪兽哀嚎着连连后退。


怪兽头顶,叶修手上不知何时化出一把银色的伞,他双眼在黑暗里犹如两点烛光冷亮,伞在刹那变成一把长剑,携紫气东来,斩在黑兽之上,黄少天脑海里响起男人那句“血腥啊”下意识闭眼蹲下,两分钟他睁开,正对上叶修带着笑意的眼睛。


“怎么了小话唠,学哥划手的时候大无畏,现在倒怕了?”


“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了?”黄少天边反驳,还是搭上叶修扶他起来的手,不成想叶修是拿受伤的左手,他正好伸出的右手,两个人同时疼得一抽气。


魏琛似乎还在想自己失误的事,只瞅了他俩一眼,颇觉辣眼睛,又想起什么,问:“你脖子上是什么?”


“啊?”黄少天转过头,顺着他视线看自己因为方才的剧烈运动跑出衣领的吊坠,“你问冰雨?这是我的剑!”


叶修伸手想摸一下,被黄少天极为警惕的灵巧躲开,附赠一个看小偷的眼神:“……我又不抢你的,怎么这么小气。你哪里求的?”


“罗浮山冲虚道观。”黄少天答,他反应很快,“你们怎么老问我,你俩到底干啥的,可疑人士我要报警的啊!我告你们别想抵赖,脸我都记住了。”


“我们打工的啊。”叶修表情坦荡,“为民除害顺便赚点小钱。”


黄少天:“我懂了,职业神棍,难怪表现得这么熟练,有没有一点护身阵法传授啊?哦,我看到你刚才武器了,好奇怪啊,那是什么伞,还能变形,怎么一点都不传统,明明还在画阵!”


“商业机密,不能告诉外行。”叶修比了个停止的动作,“我看你不是第一次撞鬼了吧?”


黄少天翻白眼:“你见过哪个第一次见鬼的跟我这么冷静,早哭爹喊娘了好吧!说出来你……哦,你们神棍可能信,我从小开始天天见鬼,什么样的都见过。”


“哟,”叶修来了兴趣,“还能活到现在,老手啊!”


“老手啊!我看你这剑不简单,”魏琛还记得刚才关键时刻冰雨闪过的蓝光,他一本正经,“此法器——”黄少天小声嘀咕了一句不是护身符吗,被狠狠瞪了一眼,“——道行高深,只是撞鬼的话小子应该暂时还算安全。”


叶修还看着那吊坠没接话,脑海里小九九早不知道绕哪里去了,也不急于这一时,他手上还有黄少天的血,回临时安全屋给苏沐橙分析一下就知猜想真假。


事情既然结束,他们就此告别,两个神棍互相刷着没下限的对话往小树林走了,估摸着他们有不为人知摸进校园的小路。黄少天原地思考了一分钟,低头看了看袖口都是血的外套,沾满尘土的长裤,果断放弃百分百完蛋的实验回了租的房子,全部扔进洗衣机里旋转跳跃,自己呼呼睡大觉。


第二天,放慢版和尚敲木鱼似的敲门声把他从梦里吵醒,迷迷糊糊间以为他妈又突击查访,拖长腔调应了声来了来了,打开门一看,似曾相识的一张脸映入眼帘,顿时瞌睡醒了一半。


门口叶修懒洋洋啥也没提,叼着烟跟他打招呼。


“叶修?”黄少天吃惊,“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等等,你们不是收工回家了吗?”


“你昨天是不是还有事儿没告诉我们,”叶修不回答他的问题,径自绕过他在沙发上坐下,又问道,“你什么时候生日?”


“擅闯民宅是犯法的!现在是法制社会!”黄户主倔强的握着门把手,理直气壮回,“吕道长当初特地叮嘱我,我生辰是个秘密,不可以随便跟人讲,我才认识你一天,哪知道你好人坏人啊,要是你一回头就拿小稻草人扎我嘞?”


叶修都听笑了:“哥要是真要害你,昨天就不会救你了。问你生辰是为你好,别到时候你被一群妖魔鬼怪分着吃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啊?为什么吃我啊,他们不是还被我的血烧得滋滋响吗,这一口下去,嘴巴上得全是泡吧疼不疼啊!”


“别废话,你生日!”


黄少天撇撇嘴,终于把门关上走过来趴沙发椅背上:“八月……等下,你们玄学派讲究农历是吧,七月十一。”


“……你几岁?”


“刚满二十三,嗯?和这个有什么关系?”黄少天有一瞬间的茫然,眨眼表情又变得警惕起来,“你别告诉我你有个待字闺中的师姐师妹巴拉巴拉打算介绍给我吧,我告诉你我妈他们都……你那是什么表情?”


“……”叶修望着他难得无语。


“……???”黄少天同志黑人问号。


“难怪你那位吕道长给你这个了。”叶修目光从他脸上移到他的衣领位置,冰雨安安静静垂挂在那儿,“他是不是只给了你这个,没跟你说为啥你能看到鬼,为啥你的血对他们有影响?昨天索克萨尔可是幻灵,看见鬼不奇怪,看得见幻灵就不简单了。你还想着和我师姐师妹相亲,我估计只能有按吨算的女鬼找上门了。”


黄少天低头向吊坠,除了最开始滴血的时候它曾生异象,之后并没有什么明显特殊的地方,他想了想,抬头看过去:“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吕道长没跟我说缘由,但是他应该有他的打算吧。哎,他不说你能说啊!”他顺势抬脚翻过椅背摔在沙发上,一咕噜坐起来,“叶大师,为啥我能看到鬼?”


“七月十一二十三岁,少年你纯阳体质啊。”


立刻黄少天脑海里就开始回放第一次上冲虚道观门口炉鼎遇见那口若悬河的江湖骗子,骨骼惊奇练武奇才巴拉巴拉……靠,难道他原来不是虚假传销。


叶修掏出烟点燃,难得耐心解释:“小鬼门十二年开一次,那时阳气最弱阴气最盛,只要有极寒宝物你的血在他们面前就是纸老虎,吃一个纯阳体质抵过苦修五百年,鬼不吃你吃谁?”


大厅里静了半天,黄少天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等下,可是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啊?你们大师还有业务规定吗?业务不够就不给饭所以你找上门来自我推荐?”


叶修心累啊!


他有三分后悔昨晚没拉住先走一步顺路去X市享乐人生的魏琛,留他一个人面对这个思路清晰方向不对又不得不管的现代小年轻。


他默默坐直身子,就着食指中指夹烟的手势在空中画类似八卦的对称阵象,火光并没有在烟蒂移开之后消失,一整块红色图案完整的浮现在空中,习惯生活充满特效的黄少天边看边想起古一法师。


叶修显然手法老练手速极快,几乎一两秒钟就全部完成,图案的边缘微微发亮,下一秒凭空响起一个女声:“叶修?怎么了?”


黄少天吃惊。


“沐橙,”叶修又靠回去,“我现在在昨天那小朋友家里,你跟他说说为什么我要管这事。”


“哦!”那女声一顿,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很快反应过来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同学你好,是这样的……”


叶修魏琛所属的是一家叫兴欣的新生驱魔事务所。


实际上在全国范围内,这类特殊事务所是有统一管辖机构的,叫联盟。


部分情况下联盟名下各类事务所各凭本事接单子有偿驱魔捉鬼,但是维护世界和平才是联盟暗地里一直在做的事情。


联盟会发放部分任务,通常奖金都很高,其中一个SS级的就和黄少天的纯阳体质有关。


每个人体内阴阳不一定协调,即使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孩子体质都不尽相同,纯阳纯阴者本就不多,更别说其中能目视鬼魂者。联盟近年发现一个酝酿中的大阴谋,某个黑名单上的恶鬼不知何故近几年开始大肆贩卖偷盗而来的稀有宝物,大部分宝物可以让妖魔鬼怪也能吞食特殊体质的人从而功力大增,在连续解决了几个通过这种方法增强实力的委托之后,联盟决定从根本遏制这种事情。


要从几十亿人口里捞出符合条件的特殊体质实在太难,联盟选择让各家事务所一边处理自己的单子一边关注相关信息,一旦发现有特殊体质者立刻加以保护。昨天叶修和魏琛就是接到在他们学校闹鬼的委托所以才正好出现在现场,想不到正好抓住黄少天这个纯阳体质。


而联盟的原则性规定就是,谁发现谁负责。


最主要的原因是,兴欣缺钱,他们需要奖金。


魏琛溜得早,叶修只好(在苏沐橙对该任务奖金数额的提醒下)一大早跑来敲黄少天房门。


“所以,”算是半个违法闯入者的叶大师交错大长腿搭上了茶几,仿佛他才是家主,“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心甘情愿跟我回H市去,要么我把你装瓶子里跟我回H市去。”



TBC

——————————————————


小结:

本章出场技能

①捉鬼阵

   名字和用途都相当朴实的阵法,画阵者需在画图工具中注入自身法力,即使是记号笔画出的阵法都是有效的。根据捉鬼类型决定阵法复杂程度,通常来讲效力朱砂=盐>其他粉末。


②千里传声

    只要通话双方距离不超过一千米就可以生效的低阶通讯法术,而且没有拒绝选项,特别适用于倔强拒绝手机的不愿意透露透露姓名滴叶姓男子。按道理只要稍微有灵力流通就可以学会,只是维持的时间根据实力决定,之后出于各方面考虑没有一个人给不愿意透露姓名滴黄姓男子教学此法术。



爱情要从绑定开始。


下次更新短篇系列厚!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