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芷

忙的话周末一起更新,不忙的话两天一更。

【叶黄】初恋钟情症


校园纯情罗曼史。


1.


叶修和黄少天的相遇忽略某些方面非常戏剧性,很多经典爱情故事里的两个主角就是机缘巧合,一方捡到另一方手帕、一方被另一方丢出的绣球砸到、一方被另一方开窗时的木杆敲……这个有点不对,总之,机缘巧合,“砸”出感情。


叶修就是被黄少天晒被子时掉下的抱枕砸到了。


还好高度只有三楼,还好抱枕够软。


当时叶修捡起受害者之一他还没来得及点燃的烟,和肇事者之一滑稽抱枕,难得无语,就听见楼上咋呼呼一迭声啊,他抬头,正看见一个脑袋探出来,还没看清脸,那脑袋主人说:“不好意思啊你等我一下我现在下来拿!”咻的缩回去了,接着就是噔噔噔下楼声。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黄色T恤的男孩就从单元门里蹿出来了。


“对不起这位同学我捞被子呢他也太重了搬个被子角能把我抱枕掀下来什么棉花做的啊,”男孩语速极快吧嗒吧嗒说完,关切地端详他的脸,“没砸疼你吧?”


叶修觉得这人讲话真有意思,如果不是听得出一点点微妙的南方口音,他都怀疑他们学校新收了德云社来的相声特长生。


男孩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被砸傻了,可是仔细一想,他买的滑稽那是正版,松松软软抱住就不想撒手,就算真是高空坠物也没可能把人砸成什么样,面前这人烟不离手敞着校服外套一脸颓废少年样,顿时眼神就警惕起来,声音都压低了:“你不会是想敲诈我吧?咱们一个学校的就被一团抱枕砸了下至于吗?不管你敲诈成功还是失败将来抬头不见低头见要在走廊狭路相逢多尴尬啊。”说完走近两步扬手一指,“它可都看着呢!”


叶修这下真笑出来了,那黄澄澄的滑稽斜斜的眼睛歪向叶修的方向,仿佛真是它主人勤勤恳恳的见证人,他伸手递过去,嘴上不忘打趣:“那行吧,既然被你识破了骗局我就不讹你了。下次晒的时候小心点,这要晒的是什么锅碗瓢盆,现在面前的就是挂着赔我一百万的尸体了。”


男孩表情立刻变成震惊,叶修单方面解读为被自己的帅气英俊迷倒:“你再不接过去我带回家了啊。”


“想都别想!”男孩一把夺过,转头跑了,临到单元门口回头冲他吐吐舌,朗声说,“那什么…谢了哥们儿!”


叶修摆摆手,也提高了一点声音回:“不习惯加儿就别儿了!”


“呸呸呸!”


三个字字正腔圆,经久不衰。



2. 


叶修和黄少天的第二次见面也非常戏剧性。


说起来叶修在他们学校也算传奇,明明高三,尖子班,那是老师的重点观察对象,但是经常有普通班放弃挣扎的学生苦苦等到下午三四节自习课往网吧溜的时候一看,叶修早就端坐最角落电脑,说不定鼠标边上一碗吃完的泡面盒子,一看屏幕BOSS都打了一半了,甚至光明正大身着校服。


就是这样一个散漫的高三生,成绩稳稳前十,打死不前进也不后退,老师做工作,就说想考的学校专业他现在的分数就够,三寸不烂之舌都说烂了,没有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周四,BOSS刷新,叶修早早上了游戏,带着公会一堆人到了BOSS点,远远瞧见那边中草堂轮回霸气雄图抢得正起劲,稍微有点脑子都知道现在不是插入战局的时候,领着人暗搓搓埋伏到了树林后边伺机而动。


眼看着三家玩家混成一团,BOSS仇恨立刻有点不稳,叶修正要站起来,就见对面石头后边一道剑光闪过人群,紧接拔刀斩笔直劈在BOSS身上,稳稳拉住BOSS。


人群有一瞬间的一愣,那剑客脑袋上钻出几个文字泡,几乎把他ID遮个干干净净。


一看这风格就知道,蓝溪阁夜雨声烦到了。


果不其然,他拉住BOSS仇恨之后,一堆蓝溪阁的人才紧跟着窜出来,赫然有把BOSS和其他公会隔开的架势。


那个抢BOSS的时机点十分有趣,虽然久闻其名,亲眼见到这剑客出场效果还是不一样,叶修被勾起兴趣,多看了两眼。


纵使如此,哪有什么一叶之秋抢不到的BOSS呢!


不紧不慢安排了公会的人先行出去游击骚扰,抓住最佳时机他杀出去给了BOSS最后一击,很迅速的就被反应过来勃然大怒的夜雨声烦用气泡刷屏了。


叶修坦荡荡,顶着一堆几乎挂他脸上的“无耻无耻无耻!”“卑鄙卑鄙卑鄙!”给后头自家公会的人分了东西,潇潇洒洒下线。


老魏电话响起的时候他刚结账走出网吧,说是邀请他去吃夜宵,给他介绍个徒弟认识一下。


叶修来到桌子前的时候,黄少天正把一串外焦里嫩香喷喷的牛肉送自己嘴边,一抬眼看到他,顿时忘了张嘴。


“哟,”叶修倒是面不改色,拉开塑料椅子坐下,“今天不掉抱枕掉牛肉呐?”


黄少天跟着他视线低头看自己盘子,分明还串在签子上根本没掉下来,知道是被耍了神色一凛,张口就要人身攻击,不料魏琛拿了冰王老吉回来,啪嗒敲在桌子上,愣是把专心致志打算怼人的黄少天吓了一跳,啥也没说出来。


叶修哈哈大笑,黄少天鼻子都要气歪了。


魏琛摸不着头脑:“你们认识啊?”


“谁认识他!”


“认识啊。”


魏琛:“???”


“哎,小朋友不愿意说就不说。”叶修忍笑解救被问号淹没的老魏,咳了两声故作正经问,“这就是你徒弟?”


“是啊,这就是我徒弟黄少天!”魏琛颇为自豪,拍了拍黄少天肩膀,“你应该听过他了吧,游戏里ID夜雨声烦。”


黄少天闷头喝王老吉。


“哦,我是叶修,一叶之秋。”


噗——


“你是一叶之秋??”叶修丝毫不怀疑按这个阵势黄少天能爬上桌子越过来打他,就像他喷出来的凉茶,距离叶修放桌上的胳膊只有两厘米远,“就你这个无耻混蛋刚才抢了我辛辛苦苦打的BOSS!!”


“话不能这么说啊小同志,”叶修不动声色坐远点,食指曲起敲敲桌子,“你不也想抢中草堂的BOSS吗,黑吃黑失败,这叫技不如人。”


“你大爷!”黄少天更怒了,拍案而起,两个王老吉的拉环被震得跳桌啪嗒摔地上,“叫个毛的黑吃黑!你猫那么久就等最后一刀好意思吗!这叫窃取我们蓝溪阁的革命果实!是为历史人民所不耻的!”


叶修置若罔闻,伸手从他盘子里捞了串烤鱿鱼,“历史人民,你烤串要凉了。”


看了半天戏的魏琛及时放下王老吉,伸手拦住黄少天,才成功阻止第一次夜雨声烦和一叶知秋真人PK发生。


吃完之后老魏回租的房子,和他们告别。叶修和黄少天走在回寝室路上,半天都没说话。


叶修手往口袋掏了掏,都摸到烟盒一角了,余光见那男孩路灯下踢石子的侧脸,还是放下,装模作样走近一点:“还生气呢?”


“没生气!”黄少天抬头飞快的瞥他一眼,有意呛他,“你这么翘晚自习怎么还没被你们老师打死呢?”


“说明哥有本事呗。”叶修一哂,“好孩子不该学这个啊。老老实实去上晚自习。”


“我们报送班还没排晚自习!”黄少天趾高气昂,“再说了,我就走这一天,我们班主任可好说话了。”


叶修瞧小孩尾巴都要翘起来的样子心下好笑,嘴上倒也没再嘲讽什么。


眼看快到宿舍楼,黄少天似乎想起什么,歪向他这边走了几步。


“诶,他们一直喊你斗神,魏老大提起你的时候虽然骂无耻,但是也承认你很厉害,”黄少天少年心性相当直率,一边倒豆子一样说出来,一边兴致勃勃邀请,“之前没空玩电脑,上线的时候逮不到你人,都没机会和你交手,什么时候和我PK一下嘛?”


叶修侧头正看到一个发旋,忍不住逗他:“和我PK?输了可别哭鼻子啊!”


黄少天大怒:“谁会哭鼻子啊!嗨,你还别得意,指不定输了哭鼻子的是你嘞!”


“好好好,天黑了,做一下梦不犯法。”叶修嘴上说着脚下站定,黄少天转头一看标志才知道到了他寝室楼下,转头回来看他,“无耻,懒得跟你吵!那我先上去了。你哪个楼啊?回去小心点!”


叶修跟他摆摆手,目送他一溜烟往楼里走了,才慢吞吞原路返回。


他哪个楼,他住校门口魏琛房子边上那栋。


3.


往后几次经常周末魏琛拉上叶修,三个人网吧三连坐,照样魏琛坐中间承受多方嘴炮误伤。


再然后不带魏琛,就他俩。


走在校园情侣最佳聚集地的花园小路上,绕着人工湖一圈一圈不厌其烦。


捅破窗户纸的那天黄少天刚知道叶修住校外,他大惊失色,毕竟已经享受了半年叶修把他送回寝室楼下的待遇,质问的时候叶修只搂着他肩膀拍拍他的头。


“哥过去十几年第一次送人回寝室,你还不荣幸吗?”


获得黄少天怒气冲冲香吻一枚。


后来黄少天床上黄澄澄圆滚滚的媒人(叶修语)滑稽,就被换成了白花花一长条的狐狸。


再后来白花花的狐狸就替换成了狐狸代表的本人。


Fin

魏琛:?靠,我竟然甚至算不上第一媒人



好像是个短篇系列……

评论 ( 7 )
热度 ( 107 )

© 戎芷 | Powered by LOFTER